XianGuTian.com
倾谈室 活动表 新闻 下载 活动照片 联系
主页 登记 近期课题 会员 寻觅 书记 须知
Username:
Password:
保存秘码
 
 All Forums
 文章发表、趣闻、新闻。。。
 [新闻] 武大郎身高一米八以上。。。
 Printer Friendly Version  
Author Previous Topic Topic Next Topic  
Yanni


Singapore
482 Posts
Posted - 19 Nov 2005 :  23:09:53  Show Profile  Email Poster  Visit Yanni's Homepage  Reply with Quote Send a private message to Yanni

武大郎身高一米八以上。。。

“1989年,武家后人为重修武植墓,以传统习俗“爬马鞍子”法儿,找到墓葬的准确位置,尔后将坟墓挖开。墓室为砖砌圆井筒形,用铁链吊棺而葬。当然此时棺材已不复存,只遗留有几段粗大的铁链。令人惊喜的是,在坟墓中发现了武植较为完整的小腿骨,据小腿骨长短测算,武植的身材应在一米八以上,决非《水浒》上所说的“三寸丁”。”

===========================================================
全文:

取自:华商杂志社

清河人说武大郎 (赵杰)
日期:2005-1-28 15:50:37 浏览次数:178

每有外地人当清河人的面,说起打虎英雄武松,清河人心中立即生出几分自豪;而一说起卖烧饼的武大郎,清河人的脸上则不免有几丝尴尬之色。人都护短,这是通病。

然而,清河人决不回避说与武大郎是同乡人。《水浒》上明明写着嘛:“武大郎,清河县人氏。”尽管是小说家言,清河人也从不否定武大郎籍贯的真实性。但是,清河人坚信:武大郎是一个被歪曲、被颠倒了的形象,真实面目远非如此!

清河人津津乐道的,是武大郎的另—种形象:即武大郎是阳谷县清官,潘金莲是大家闺秀、贤妻良母,只因施耐庵老先生误听讹传,以至把武大郎写成这个样子。在清河县,确有武大郎其人。

《水浒》上只说武大郎是“清河县人氏”,籍贯不甚其详;而在山东快书《武老二》中,则写明:“家住直隶广府清河县,城东八里孔宋庄……”清河古城东八里许,确有个孔宋庄(今更名武家那村);而且村南有武大郎高大的坟冢。其坟冢,原来直径有十余米,高六七米,坟上有武家后人立的护墓碑。有人说,当年站在坟顶上,向南遥望可看清楚临清塔(距临清塔五十余华里)。坟墓曾两度遭大的毁坏挖掘,一次是“土改”期间,一次是“文革”期间,后又经农田基本建设中的“平整土地”、“平坟”武大郎的高大坟冢,已夷为平地,不再有痕迹。

1989年,武家后人为重修武植墓,以传统习俗“爬马鞍子”法儿,找到墓葬的准确位置,尔后将坟墓挖开。墓室为砖砌圆井筒形,用铁链吊棺而葬。当然此时棺材已不复存,只遗留有几段粗大的铁链。令人惊喜的是,在坟墓中发现了武植较为完整的小腿骨,据小腿骨长短测算,武植的身材应在一米八以上,决非《水浒》上所说的“三寸丁”。

据武家后人说,武家自明朝以前,从山西晋阳迁居孔宋庄,武大实际排行老四,后人称先祖为“武四老”。老人口传,武大郎31岁中进士,而后做阳谷知县。他们与黄金庄潘家是老亲戚,多年以来,武、潘两家不再结儿女亲,这似乎成为一条族规。据笔者调查,黄金庄潘家,也有类似说法。

武植墓现已复修,且又加盖了祠堂。“武大郎是阳谷县清官,潘金莲是大家闺秀、贤妻良母”这一说法,在清河很盛行。那么,“阳谷知县武大郎”与《水浒》中“卖炊饼的武大郎”,到底是否同一个人?有没有必然联系?

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笔者与人结伴儿搞民间故事采风,曾到阳谷县。紫石街还在,狮子楼已又重修。走在紫石街上,走在阳谷古城西门外,四处询访武大郎的传说、武大郎的踪影。据阳谷人说,武大郎就是阳谷知县,而不是卖炊饼的;并说,阳谷城西门外,还曾经遗留过武家的后代。只是被以讹传讹,被冤枉了……同清河的传说有很多吻合之处。

我们决计翻看《阳谷县志》,看对“武知县”是否有记载。县志只有一套民国版本的,然而,记载的从宋朝到明朝的官吏,均无“武”姓者,这很令我们失望。但是,县志所记官吏欠缺很多,宋朝只记一人,元朝只记二人,明朝人数还多一些。这似乎又留给我们一线希望。

几年后,在某一届“金瓶梅学术研讨会”上,有山东学者叶桂桐先生提供给笔者一份资料,是关于武松、武大郎的。尔后,笔者对照了清代方濬师撰《蕉轩随录》“武松”条,现把此记载节录如下:

按《金瓶梅》载武松、潘金莲等事,其说不一。包倦翁《闸河日记》云: “……明初有阳谷知县武姓者,甚贪虐,有二妻,一潘一金,俱助夫婪索。西门有庆大户,尤被其毒。民人切齿,呼之为‘武皮匠’,言其剥削也:又呼为‘卖饼大郎’,言其于小民口边求利也。”据此,似作者不为无本。

根据此条笔记,武植似乎确是阳谷知县,因是贪官,而被民人呼为“卖饼大郎”。姑且不论是贪官还是清官,总算为武植界定了身份。《水浒》将其写为“卖炊饼的三寸丁”,的确也是施耐庵误听谣传,或是施耐庵出于艺术的需要,将错就错,有意为之。

而清河人所说施耐庵“以讹传讹”,则是:武植在阳谷做知县以后,有一曾资助过武植的盟兄弟,家道中落,紧接着又失了一把天火,因无存身之处,到阳谷投奔武植寻求资助,而武植尽管暗中资助,派人带了银两去给盟兄弟重修家园,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盟兄弟住了些日子,于是恼羞成怒,一路贴起武大郎的臭报,说武大郎不是在阳谷做知县,而是卖烧饼的云云…… 待他回家一看新盖的房屋,方真相大白,但悔之晚也,于是就被施耐庵写进《水浒》……

此故事,虽然与《路遥知马力》的故事有些雷同,但清河人还是乐于相信这一个传说。而武家后人,对武大郎做“阳谷知县”,是深信不疑的。笔者以为,这些就是武大郎两个不同形象的必然联系。

所以,武家后人在修建祠堂之后,特邀我省画家施胜辰先生和笔者,为其画画写文,作《武植正传》,以正视听。施先生曾提画款自嘲曰:“杜撰水浒施耐庵,武潘无端蒙奇冤。施家小说施家画,施姓欠账施姓还。”

这是清河人乐得接受的结局。同时,也说明了清河人的一种文化心态。




Jump To:

Set as your default homepage Add favorite Privacy   Report Bugs (R) 2002 XianGuT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larionPost Forums Go To Top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