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nGuTian.com
倾谈室 活动表 新闻 下载 活动照片 联系
主页 登记 近期课题 会员 寻觅 书记 须知
Username:
Password:
保存秘码
 
 All Forums
 有关何仙姑的文章和讨论
 龙蟹争姑(化州文联网)
 Printer Friendly Version  
Author Previous Topic Topic Next Topic  
Yanni


Singapore
482 Posts
Posted - 20 Oct 2007 :  15:33:17  Show Profile  Email Poster  Visit Yanni's Homepage  Reply with Quote Send a private message to Yanni

龙蟹争姑
2006-12-6 23:03:00
By: 化州文联网络编辑部
============================

龙蟹争姑
(陈刘雄)


自何仙姑得道成仙后,回到她的家乡南国名山中火嶂。

一天,她来到中火嶂的琉璃井打水,井水清澈见底,倒映着蓝天白云,倒映着何仙姑的容貌。何仙姑定神看着自己的倒影,顿时,被吓得一跳,她觉得这个倒影不是她的。她看看自己的身边是否另有她人,没有。她再认真地打量一番疑惑地自问:“我何时变得这般美了?莫非罗辨大仙为我换了脸谱?”

何仙姑正值观音十八,她为自己拥有这副窈窕淑女的仙貌感到为荣,她暗暗自喜。孤独心虚时总是对着清凉凉的琉璃水作个“李清照”;然后身倚树林,为人生的寂寞而苦叹,她想身边有个美男作伴,过着热闹充实的快活日子。她回忆起她随罗辨大仙到天宫的经过,那次玉皇大帝与众天将夸唐僧是个一身正气、心地善良的美男儿,打那以后,唐僧成仙姑崇拜的偶像。后来她又喜欢打听唐僧的续闻,说唐僧去西天取经途中,有多个女妖以及女儿国的公主等都被他的美貌打动了芳心,想与他结成伉俪,但最后都成泡影了。近日她又打听到唐僧一行四人已凯旋归国,大唐上下,为唐僧一行四人而欢腾。何仙姑有时痴痴地想:“身边有唐僧这个美郎君作伴多好啊,唉,可惜就是没人帮自己搭线。”

“七月流火”,南方的大地像个蒸炉。小草被烤得火晕脑子胀,满脸憔悴;家狗懒得走动,伏在树荫下伸出长长的红红的舌头,喘着粗气。何仙姑打算到自家不远的山脚下的六竹水库洗个澡,她正想脱下白中透红的荷花轻纱时,忽见五、六个村童在那时沐浴,并嘻嘻哈哈地打起水仗来,他们见了仙姑,不断地唤她的名字。何仙姑觉得在这儿洗澡熟人太多,让人见了不好意思。她决定到罗江洗个澡,美浴美浴一番。因为罗江是沐浴的好去处,那里有宽阔的干净的沙滩,两岸翠竹排排,奇榕形态万千,风光旖旎,清清的江水如带似练,整日哗啦啦地唱着什么歌。

今晚的月光浓得如陈酒,月光如水,水如月光。何仙姑独自来到罗江,选择甲塘村罗江河段沐浴。她脱下荷花轻纱后,“扑通”一声,像青蛙一样扑入水中,她站在浅水中,先作“月光浴”,任乳汁般的月光沐浴、透视,她仿如美仑美奂的冰雕。她那一束乌黑发亮的散发发出浓浓的荷花味,一双凤眼闪闪发亮,腰细如蜂,胸部饱满匀称,臀部圆溜溜的,颇有曲线美。何仙姑在河里熟练地游泳,时而似蛙,时而似一尾鱼。那些不知羞的鱼儿一个劲地围着她吻个不停,搅得她身子痒痒的。玩得兴致时,忽然传来一阵阵哭叫声,仙姑循声望去,见蟹精伏在不远处的岸边哭哭啼啼,嘴巴张得扁扁的,泪水一眶一眶地往下流。何仙姑是个救苦救难、善人助人为乐的人,她见蟹精一副可怜相,便上岸穿衣来到蟹精面前问:“你为何这样大喊大叫?”

蟹精先是吃惊,后得知来者是这里附近的得道成仙的何仙姑,便一副苦瓜脸相地对仙姑说:“鲤鱼精欺人太甚,他连强盗都不如,他为了得到月姑,不但占了我那倒流湾豪宅,还使用绝招,用其尾巴大力地将我扫到七里之遥,我全身的武功几乎变废了,爬动十分艰难……”蟹精道完后眼泪又禁不住往下流。

仙姑安顿道:“大男儿哭什么?怕你这样哭下去,泪水会淹塌江堤,危害百姓哩,这样吧,你的伤我会帮你理疗的,至于鲤鱼精的所作所为一定有报应。”

“你如何知道他有报应?”

“唉,凡有因必有果,因果报应是必然的。据我所知,玉皇大帝也知道此事了,玉皇大帝准备派阿布耶夫去捉拿他治罪。”

“啊,那就苍天有眼了!”蟹精忘记自己受了重伤,高兴得用手敲了一下自己的胸部,痛得“啊”了一声。

“蟹精,你的伤不轻,这样吧,你在这里躺会儿,待我回到中火嶂拿药给你治伤。”说完,仙姑一溜烟消失了。

少顷,仙姑驾着一朵白云来到蟹精面前,从衣袖里取出一个像山稔子状的东西来,揭开盖,往蟹精背部、两腿敷上白粉,蟹精痛得咬牙切齿。接着,仙姑摆平双手,双掌心对着蟹精的背部,从掌心的劳宫穴处发出两股强的真气,只见蟹精颤抖着,一会儿便昏了过去。片刻,蟹精奇迹地醒过来,感到手脚活动十分自如。蟹精忙向仙姑下跪:“我蟹精粗汉一个,干什么笨手笨脚,但我有一颗善良的心,只要仙姑一声令下,小精在所不辞,小精愿跟随仙姑做牛当马!”

“起来吧,本仙姑不敢向你提出过高要求,只要你诚实当精,不害百姓,我就高兴了。如果有心的话,能陪本姑玩玩,或侍侯本姑洗澡,那就算是报答了。说实话,我孑立一人,有点孤独苦闷。”

“这,我一定做到,请大可放心。”

过了几天,天依然炎热,仙姑吃了一肚山稔子和一些野果,又来到了罗江沐浴,她见蟹精前来为她待侯,不敢脱下莲花衣。蟹精不敢怠慢,在这里静静地等待多时,他还叫来一班虾精来为仙姑擦腻、按摩,还与仙姑聊天,仙姑觉得这样的日子过得挺幸福快乐,内心感激蟹精的殷勤。

第五次。仙姑见只有蟹精一个来侍侯便问:“蟹精,那班虾精去哪里了?”“是我不叫他们来的。”“为什么?”“因为今晚我有重要的话跟你说。”“什么话尽管启齿吧。”“我想你帮我点化为凡人,离开这里,与你一起搬到中火嶂住。”“你变成凡人很难看的,个子矮小,青面潦牙,每个脚掌只有两个趾,每个手只有四个指。这样的人会吓死人的。”“难看就难看,我按耐不住了,你知道吗?我……我……多爱你啊!”“蟹精,你傻精一个,本仙姑没爱你呀,本仙姑已有意中人了。”蟹精羞愧得腼腆着脸,耷拉着头,差点哭了起来。仙姑见局面尴尬难堪,便打破疆局道:“蟹精,你说你善于助人为乐,为什么不给我揉了?”“啊。”“这部位不能揉。女氏有三个部位,男人是不能随便揉的!”“哪三个部位?”“你还装傻扮懵吗?”“明白了。”“哎哟,死蟹精,痛死我了,叫你不能揉,你偏要揉捏。”仙姑生气地用力打了一掌蟹精,蟹精被打抛出岸边,呜呜地哭起来。

仙姑被蟹精捏伤胸部后,几天不出家门,羞答答地揭开上衣为自己敷药。

小龙子是海龙王的末子,他自小娇生惯养,做事颇任性,他喜欢的东西便要,要不到的东西便抢。他倚着父亲为海王,霸气得很,常常野事生非,无恶不作。他长得神高神大,皮肤白皙皙的,众精叫他为白龙子。

白龙子今天无所事事,从南海沿着鉴江上溯,游到鉴江与罗江交汇处时,便转游罗江,忽然,他闻到一股幽香的仙气味,他循着仙气味来到了中火嶂脚下,见有一户人家的房子用茅草盖成的。家门前摆一堆竹器,屋边有一条野狗和几个山鸡走动着。白龙子使用隐身法,自己变成个彩蝶,飞到柴门边,窥探屋内动静,见屋的一侧摆着一个闪闪发光的荷花竹罩,他认定此物是宝贝。他再往另一侧窥探,见仙姑露胸疗伤。白龙子被眼前的“风景”吓傻了,本来眼睛圆凸的白龙子,眼珠差点走了出来,脖子伸得长长的。这一伸,他差点变了原形。仙姑觉察门缝有微弱的呼吸声,赶紧穿上上衣,惊叫一声:“谁?”这个“彩蝶”翩翩飞走了。仙姑用鼻子嗅嗅,道:“何方妖怪?偷看本姑?”

白龙子一阵风走后,回到南海,一夜未眠,辗转反侧,他为自己发现了“新大陆”而兴奋。趁天未亮,白龙子变成个凡人,偷偷地摸到仙姑的门前。蟋蟀“吱吱”地唱个不停。野狗首先发现了动静,“汪汪”地直叫,扑向白龙子。白龙子使个定身法,用手一指,野狗立即变成一具雕塑狗。白龙子贴住门缝,眼睛溜溜地窥视,太黑了,看不见。他打开第三只眼——印堂穴透视,见仙姑卷着荷花被睡得正香,室内的山稔花,发出浓郁芳香。白龙子再也按耐不住性子,变成彩蝶,沿着门缝爬入屋内,悄悄地贪婪地叮住仙姑身上,再爬到她白里透红的粉嫩的脸颊,爬到丰厚细嫩而又性感的嘴唇,忍不住叹了一声。

仙姑正好作了个美梦,梦见到唐僧,他笑盈盈含情脉脉地看着仙姑,仙姑正想向他扑过去,忽然不见唐僧了,仙姑大声地叫:“唐僧!英雄!美男儿!”

白龙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吓得脸如土色,加上仙姑嘴唇一张,将“彩蝶”抛开了。白龙子跌跌撞撞地心怦怦地飞了出来。同时,仙姑也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脸上爬动,微微地听到一声呻呤声。她醒了,揉着惺忪的眼睛。

雄鸡一唱天下白。仙姑打开柴门,忽见一个白皙皙的彪形大汉站在自己的眼前,心紧缩了一下;“你……你是何方人氏?”

“我是这里附近的村民阿奇,我听见狗叫声,以为有山贼来骚挠你,便来察看个究竟。”

“村民有你这么白皮肤的吗?唔?”

“唔……本人家穷,营养不足,患了贫血病。俗话说,血虚者,白纸也。”

仙姑定眼审视白龙子的容貌,他眼睛圆溜溜的,大得如灯笼,鼻子直而大,两个鼻翼像两个蚬壳,鼻孔外露,像两个喇叭口。这个汉子说话时,嘴里一会儿带有雾气,一会儿带有火热的气味。仙姑认为此汉乃是白龙子。仙姑淡淡地笑着说:“不用说慌了,你全身妖气,我看你就是这两天占我便宜的白龙子,白龙子的丑事频频在天庭上被众仙嘲笑,我也听过关于你的闲话哩。”

白龙子见事情毕露,一条竹篙打到井底——直说:“既然我隐瞒不过仙姑慧眼,我就不讳我的来意,我就是奉父命来娶你为妻的。你以为你干事干干净净吗?你与蟹精的亲密接触,我也知道了,说起来,也很羞人呀,哈哈。”

“娶我为妻?哈哈,真好笑,你瞧瞧你这副德性吧。”

“笑什么?我白龙子想要的东西,不会丢手,也不会留网。”

“如果本姑不愿呢?”

“不愿就抢!”白龙子说完便扑向仙姑,如饿狼扑鸡。

仙姑忙冲入家里拿宝贝——荷花竹罩。白龙子追杀到屋内,他俩从屋内杀出屋外,打得山转地遥,山风呼呼地刮着,飞起的树叶和沙石遮天蔽日。一群山鸡被吓得魂飞魄散,“啄啄”地飞走了。仙姑的那条野狗已醒了过来,与仙姑一道斗白龙子。

打得难分难解时,仙姑将竹罩往白龙子方向一抛,白龙子被吸入罩内,竹罩连同白龙子重重地落在草地上。白龙子觉得全身软绵绵的,像被一个巨大的金属罩罩着。仙姑闭着眼睛,双手如托着神像状立着,嘴里反反复复地念些什么,白龙子痛苦难堪,像条蛇在罩里挣扎。忽然他见头顶有个白色的小孔,便下意念使出变法,变成一个蜜蜂飞出来了。

仙姑一个劲儿地念咒,忽听到身后有人哈哈大笑,张开眼一望,不禁大惊,她便接过竹罩,又是对着白龙子一抛,又将白龙子吸入罩内。说这时迟,那时快,蟹精出现在仙姑面前,他用力一跃,全身重重地压实了竹罩顶的口。

蟹精自在罗江被仙姑打了一掌后,蟹精受了重伤,加上心情怏怏不乐,一下子瘦了100公斤。他见仙姑几天不来罗江沐浴,心里一五一十,怕仙姑睇不开自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蟹精一步一跛,花了十二小时,问了二十四条村庄的村民,走了三十六弯,才找到了仙姑的住宅。他见仙姑有难,便不顾一切,舍已救仙姑。仙姑喜笑颜开。

白龙子感到一阵头晕,到处是漆黑黑的,伸手不见五爪,十分难受,而且感到就快被窒死了。忽然,他想出一个好办法来,从头顶取出一条海针,叫一声“变”,果然如头发状的海针变成几尺长的铁针棒,他拿着铁针棒不断地乱撞,有时听到“嘭嘭”的金属声,有时听到“卜卜”声,他想,这“卜卜”声,一定是压着出口的东西发出的声音。他用力再撞,蟹精被刺得又酸又痛,忍不住拉了一堆屎,那屎正正地落在白龙子的头上,白龙子闻到一股腥臭,颇难受,他再用力一撞,蟹精被撞破了肛门,痛得蟹精没抽裤子就跑。白龙子见了一线署光,便使用变身法,又将自己变成蜜蜂飞跑了。

仙姑见白龙子跑了,心里不是滋味。她一边收拾残局,修葺房子,一边为蟹精治伤。双方都流露感激之情。

夕阳西下,天穹挂彩。在霞光的沐浴下,仙姑和蟹精变成一对粉红色的人。夜幕快降临了,仙姑要打发蟹精走,蟹精不爽,丧着脸。仙姑再三推促,蟹精才迈出步伐,却一步一顿。忽然,“扑”一声响,双膝跪在草地上,哭丧着脸求仙姑与他共结夫妻。

仙姑却铁心肠一个,湿着眼睛低着头对蟹精说:“别求了,老是不自量,回去吧。”她说完忍不住咳了几阵,她随即躲进家里取出秘制的橘红粉冲水服,很快就止咳了。

仙姑觉得近日非常苦闷,想远离家门,找铁拐李、吕洞宾、张果老等七仙聚会,云游四海,散散心。她跑到山脚下时,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眼。只见白茫茫的洪水淹没了农田和村庄,有的房子被淹塌了,远远近近传来阵阵的哭叫声。仙姑觉得颇奇怪,没见下雨,哪来洪水?

忽然,一个小虾精从洪水中跳到仙姑脚下传报:“大仙姑,不好了,这几天,罗江一带下起瀑水,河水泛滥成灾,村民流离失所,痛不欲生,请速速去救苦救难吧。”

“为何下这么大的雨?”

“听说是白龙子与蟹精在打斗时,白龙子喷下大量的雨水,江水越积越多,加上白龙子用力翻江搅水,致使罗江溃堤了。”

原来蟹精从中火嶂回到家里不多时,就远远地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他还来不及扭头看看,背上被什么东西重重打了一下,差点震碎了心肝,没入水底。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来者就是白龙子。白龙子自从败阵中火嶂之战后,对救驾的蟹精狠之入骨。他还了解到蟹精与仙姑有段感情暖昧的日子,今天,情敌相遇,仇人分外眼红了。

白龙子穷追不舍,拿着变化莫测的铁针棒见蟹精就打,蟹精黔驴技穷,无从还手,只好钻进石洞里躲难。白龙子见蟹精已销声匿迹,便用身体搅动江水,欲将蟹精搅拌出来。他恨仙姑,更恨蟹精。他腾云飞上半空,张开大嘴,顷刻,雷电交加,雨水哗啦啦地下着,罗江水急涨,江堤崩溃,蟹精无处可藏,急爬到岸边古榕树下隐蔽起来。

一个虾精急急地来到南海禀告海龙王。海龙王与青蛇精们玩得正欢,骂情打俏。忽听敲门声,很不高兴。虾精跟随海龙王的奴仆来到海龙宫,对海龙王说:“大王,不好了,你的儿子白龙子与蟹精打起来了,双方生死未卜。”海龙王一听心爱的儿子出了事,忙推开缠在身边的几条蛇精,与虾精火速赶到现场,见蟹精像乌龟一样伏在岸边,被白龙子拿着铁针棒打得蟹背“叭叭”声响,蟹精生命奄奄一息。海龙王盘算胜负已定,对身边的几个奴仆说:“咱们回去吧,有什么好看?”

仙姑一阵风赶过来,见白龙子踩着蟹精的背部,不断地狠狠地拿铁针棒打蟹精,大声唱道:“畜生,住手!”

白龙子抬头见是仙姑,甚欢,暗暗笑道:“今日不同往日了。仙姑,你来得正巧,我正想找你。明天,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仙姑使用旧招式,又是将竹罩向白龙子抛过去,白龙子不慌不忙地从口里喷出一团红红的烈火,那竹罩被火团拦截了去路,“嘭”一声落入洪水中。仙姑暗暗吃惊,想不到白龙子回家不到一天,就学会了这一招式。仙姑没入水中,打捞竹罩,想找着宝贝乘机再袭击,但想不到白龙子在水中潜水的速度比仙姑还快,且力大无穷。白龙子迅速用雄健的腰和尾巴卷着仙姑,仙姑动弹不得了。

“孩子,不得无礼,快快放下仙姑!”白龙子听到叫声,抬头仰望,见父亲带着铁拐李、吕洞宾、张果老等七仙过来,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为何?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自从洪水泛滥成灾后,这里附近的村民频频到土地庙里烧香拜土地公诉苦说难,求土地公保百姓平安,每年吃了大量百姓的果品、牲畜的土地公,当了凡间和天庭的“通讯员”。因为人命关天,他不敢怠慢,火速赶到玉皇大帝处禀告。玉皇大帝马上知会海龙王,问究竟何事,海龙王一开始支支吾吾,后见玉皇大帝大怒,便将真相道出来。玉皇大帝旋即知会铁拐李等七仙和海龙王前往罗江缉拿白龙子到天庭治罪。

白龙子对海龙王说:“父亲,你来得正巧,我抱着的是你的媳妇呀。”

“既然是我的媳妇,你为何这样难为她呢?”

“她不从。”

“既然她不从,那就不是本王的媳妇。孩子,你别哆嗦了,你长得神高神威,年纪轻轻,何患无妻呢?放开她吧。”

“海龙王,你怎么教子的?你的儿子强抢仙女和将蟹精打得死来活去不算,还翻江搅水,喷水成灾,方圆几公里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该当何罪?!”仙姑愤愤地说。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白龙子见“宠物”已到手,抱着仙姑想腾飞。正在这时,铁拐李从半空中抛下一条拐杖,拐杖不偏不斜,神奇地打中了白龙子的龙脉,白龙子像定了身,便动弹不得了。海龙王慌忙求七仙饶儿子一命。海龙王与七仙带着白龙子奉命回天宫去了。

仙姑得救后,心里十分感激七仙,打发他们离开后,便扑到蟹精的面前救蟹精,蟹精却奄奄一息,他含着一眶泪无气无力地说:“仙……仙姑,我……真……爱……你……”蟹精没说完话,就闭上眼睛了。

仙姑使用乾坤大变法,一会儿罗江的洪水奇迹般地消退;蟹精变成一棵榕树,日夜守候着仙姑沐浴;江堤的另一处,还长着一棵像仙人柱着拐杖的榕树,此叫仙人拐仗。

罗江附近的村民,知道何仙姑有奇特的法术,又恳为民解愁困,便把她当神仙。从那以后,何仙姑频频活现在贫苦的百姓中,她成了百姓的“救星”。

http://www.hz0668.cn/oblog4/u/888888/archives/2006/200612623319.shtml



Jump To:

Set as your default homepage Add favorite Privacy   Report Bugs (R) 2002 XianGuT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larionPost Forums Go To Top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