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nGuTian.com
倾谈室 活动表 新闻 下载 活动照片 联系
主页 登记
Username:
Password:
保存秘码
 Home >> News >>  何仙姑 >> 何仙姑传说 >> 何仙姑宝卷

Title: 何仙姑宝卷


何仙姑宝卷

劝世歌

心不光明点甚灯 意不明来莫诵经
大斗小秤吃甚素 不孝父母斋甚僧
妙药非医冤业病 横财不富命穷人
利已害人促寿算 积德修身旺子孙
人恶人怕天不怕 人善人欺天不欺
善恶分明天有报 远在儿孙近在身
守口莫谈人过短 自短何曾说与人
生事事生君莫怨 害人人害汝休沦
欺心折尽平生福 行短天教一世贫

男女混杂 闲谈私地
烈火干柴 也须仔细

吕祖师度何仙姑因果卷(上卷)

点化凡人宝卷开 名山洞里众仙来
终南山上神仙地 神仙洞里有大材

昔日有个吕祖师,生于唐玄宗皇帝年间,国号开元,蒲州永乐县人氏。姓吕名严,字洞宾,仙号纯阳,进士出身。弃儒归隐拜汉钟离大仙为师,在终南山修丹炼性成功。忽然想起瑶池王母娘娘,乃是叁月初叁日圣诞。所有十洲叁岛,上中下名山洞府,天上人间一切诸仙等众,来赴蟠桃盛会。

十洲叁岛与蓬莱 方丈瀛洲阆苑台
瑶岛昆仑神仙府 终南胜地众仙来

这吕祖师说道:“我看上八洞,是天官赐福星、禄星、寿星、张仙、东方朔、陈搏、彭祖、骊山母共为八仙。下八洞是广成仙祖鬼谷子、孙膑、刘海、和合二仙、李八百、麻姑女共为八仙。上八洞,有个骊山老母,好到王母台前敬酒。下八洞,有个麻姑仙女,也好到王母圣前敬酒。但我班中,缺少一女仙,不能前去敬酒。不免下凡,遍游天下,度一仙女好去敬酒,同赴蟠桃盛会。”

洞宾吕祖驾祥云 游遍天涯度众生
有缘得度成仙去 无缘不度落凡尘

那吕祖师驾云正往前行,只见一道白光冲上虚空,挡住他的去路。吕祖师拨开云头一看,是一个女子,就在杭州钱塘县城中。她供奉观音菩萨圣像,诵经念佛悟道修行,却有仙风道骨。不知她善根道念何如?不免度她一番,有何不可?他就随身打扮。

头带九梁巾 身穿八卦衣
手拿指尘帚 要度世间人

那吕祖师按落云头,脚踏凡地,变一个云游道人,一路行来,到了西湖边,上六条桥边,只见桃红柳绿,人烟闹热,无边景致,好一个繁华胜地。他就作偈一首。

行来远见六条桥 小小舟船浪里飘
两岸风光春好处 一枝杨柳一棵桃

那吕祖师作偈已毕,来到钱塘门街上。抬头一看这女子就在生药店中,门首挂一招牌,上写“发卖南北川广生熟道地药材”。他就走进店去,那店主就叫:“先生,有何贵干?”那吕祖师回道:“你家宝号,道地药材,请问尊姓,贵府那里?”这店主回道:“不敢。小店姓何。祖家广州府,增城县人氏,在此开张。”那吕祖师又说:“我要买几味药,不知宝号可有?”店主又回道:“我家小店,祖传药铺,所有叁千药料,八百丹方,任你要那一样没有!”

小店开张数十年 诸般药料各样全
不知所要什么药 一一开来与我知

那吕祖师听说即忙提笔在手,就在他家粉板之上,写得四味药名。

一要家和散 二要顺气汤
叁要消毒饮 四要化气丹

这店主人见此四味药名,即刻手忙脚乱,寻去找来,没有此药。沉思半晌,回他没有此药。那吕祖师说道:“你既没有此药,就该早些回,我叫我等候时。”

深仰宝号大药材 请君务必找将来
银钱不怕要多少 定买灵丹始转回

那吕祖师在药店中一定要买,这店主回他不卖。二人争斗,惊动楼上姑娘知道,就问丫环:“前面店中,为何吵闹?”丫环回道:“有个道人在此,要买几味药,老爷回他不卖,他一定要买。”这姑娘见说,下楼而来,就叫:“爹爹,不要叫喊,有礼不待高声。待女孩见来查药与他。”这姑娘走向前来,就叫:“仙长请坐。你要什么药料?我来查出卖你。”那吕祖师回道:“姑娘,你小小年纪,叁把梳头,两接穿衣,晓得什么?”这姑娘回道:“仙长说话差矣。”

说我年小志气轻 秤铊虽小压千斤
如何就把人冒相 海水茫茫用斗量

那吕祖师听说,他就回道:“写在你家粉板上。”这姑娘一看:“请问仙长还是幼出家,中年出家?”那吕祖师问道:“自幼出家怎么说?中年出家怎么讲?”这姑娘说道:“自幼出家不知此药,中年出家就知此药。”吕祖师回道:“我是中年出家。”这姑娘回道,听我道来。

父慈子孝家和散 弟忍兄宽顺气汤
妯娌和睦消毒饮 家有贤妻化气方

那吕祖师听说,心中想道:“果然心灵智巧,人间少有,盖世无双。”又叫:“姑娘,这是人家四味药的比方,还有人身中,也有四味药,你可知道?”这姑娘回道,有听我道来。

眼耳鼻舌家和散 筋骨皮肤顺气汤
慈悲忍耐消毒饮 心无烦恼化气方

那吕祖师听说,十分欢喜,心中暗赞,好个聪明智慧女子。又叫:“姑娘,何为眼耳鼻舌家和散?”这姑娘回道:“眼耳鼻舌,是人一身之根本。外念不净,人身难保;内念不净,难用妙理功夫。须要外念扫除,内念守一,把六门紧闭,六根清净,六尘不染,六欲推开,六贼牢拴,拨转心华,运动妙用,方可免得轮回生死之苦,才是家和散也。”

六门紧闭是真常 四相扫除见西方
见性高超叁界外 升入云宫伴法王

那吕祖师又问道:“何为筋骨皮肤顺气汤?”这何姑娘回道:“筋骨皮肤四大幻身,乃是假相。一团血肉聚会,似个臭皮囊。本是万虫之窝。修道之人,修得涅槃圣体,就是香堂世界,又是清净法身,便是顺气汤也。”

皮包血肉骨缠筋 莫把皮囊当作真
五气若能师一路 阴阳显现镇金身

那吕祖师又问道:“何为慈悲忍耐消毒饮?”这何姑娘回道:“为人在世不论老少男女,多要忍耐、和平、温良、恭敬,孝让为先,无气无恼,无忧无闷,无祸无灾,自然清闲自在,是名消毒饮也。”

忍耐存心一着高 千灾万祸一齐消
丝毫不起贪沦念 脱却轮回祝不招

那吕祖师又问道:“何为心无烦恼化气方?”这何姑娘回道:“男女若得身安自在,不生杂念,不贪凡世,一切诸尘,要发智慧之心,求得大乘妙法,等开大悟,得了觉照,便是化气方也。”

良方真是好良方 佛祖留传在世间
无生无死无烦恼 福寿康宁入祖班

那吕祖师听了,他又说道:“这是为人外面四味妙药,内中还有四般妙用玄机,你可知道?”这何姑娘回道,奴家晓得,听我道来。

叁花聚顶家和散 五气朝元顺气汤
内转真经消毒饮 戒律精严化气方

那吕祖师听说,心中暗想:“这四句妙偈,最深最广,奥妙无穷。”又叫:“姑娘,你可知叁花,是那叁花?”这姑娘回道:“精为阴花,气为鲜花,神为天花。此叁花者,在坎离聚鼎。若聚顶时,要前不思,后不想。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非有非无,一念无差。阳返阴,天花乱坠,阴返阳,地涌金莲。阴阳聚会打成团,练成片。叁宝聚合,就是不坏金身,观自在也。”

叁花聚鼎透叁玄 透顶叁关出泥丸
十万八千都开透 优钵罗华开得鲜

那吕祖又问:“何为五气朝元?”这何姑娘回道:“五气者性命也。肝为青气,心为赤气,肺为白气,肾为黑气,脾为黄气,此乃五气也。五气若能朝元即是五蕴皆空,度苦厄矣。气若归于一处不散,精不漏气不透,就是长生无量寿也。”

五气朝元一洞天 鹊巢灌顶满叁千
灵光透出泥丸窍 便是长生不老仙

那吕祖师又问:“何为内转真经?”这何姑娘回道:“真经者,无字真经也。若诵此经,外帘放下,内帘卷起。外不入,内不出。口舌牙关全不动,六门紧闭不通风,乃是一卷真经也。但人身中,还有十二部真经。遇迷不明,心不能解悟。参不出性命,悟不出光明。怎度得末劫男女出离苦海。”

展开大乘无字经 通天彻地似然明
法法常转时时念 透出灵光证菩提

那吕祖师又问道:“何为十二部真经?”这何姑娘说道:“若问这十二部真经,世人多少迷心,不识此经在于何处,我今指明说破,其中奥妙无穷,多少好处,听我道来。”

一十二部妙真经 都在浑身上下寻
点破如来经叁藏 不分昼夜放光明

这真经 十二部 不可泄漏 演叁乘 谈妙法 暗钓贤良
头是卷 弥陀经 通天彻地 眼是卷 日光经 照满乾坤
耳是卷 普莲经 闻声听法 鼻是卷 圆觉经 法界蒙熏
口是卷 血盆经 咬牙切齿 舌是卷 法华经 谈经说法
颊腮是 涅槃经 托腮搭跨 手是卷 华严经 合掌当胸
腿是卷 目莲经 玲珑体透 脚是卷 地藏经 不染凡尘
身是卷 金刚经 法身不坏 心是卷 心中经 见性明心
上叁玄 无字经 醍醐灌顶 运真经 十二部 上下流通

那吕祖师又问:“何为五戒精严化气方?”这何姑娘回道:“五戒者,仁义礼智信也。仁者慈心不杀,义者不贪财物,礼者正直不邪,智者不茹荤酒,信者言语不诳。行、住、坐、卧,一毫不乱,此乃五戒精严化气方也。”

五戒精严五气朝 六根清净长灵苗
七情斩断邪魔灭 八难叁灾一概消

那吕祖师听说,又叫:“姑娘,这四般妙药,能治几样病症?”这何姑娘回道:“病有四百四十症,药有八百八十方。各人巧妙用度不同,此方玄机妙理,无穷无尽。能治天下男女老少人等,十恶大病。听我道来。”

通玄通妙好良方 能医男女作贤良
信受此药超叁界 永证云城极乐乡

这何姑娘又叫:“仙长,我这此方,一治百千万劫不解病;二治海阔天涯罪孽病;叁治叁途路上轮回病;四治四生六道冤孽病;五治五刑十恶狠毒病;六治六根不净尘劳病;七治七情缠缚不脱病;八治八难八苦熬煎病;九治九品莲台不净病;十治十方不信毁谤病。后会贤良能依此,生生世世永无病。”

此药灵丹在目前 透出玄机通大千
玉炉炼就长生药 金鼎烧成不死丹

那吕祖师听说已毕,心中叹道:“果然说得言言合道,句句良方。人间少有,盖世无双,真非凡人也。”

玄微妙意女中尊 盖世无双通性灵
言言说得无生话 句句谈来合道经
大众若能参妙理 不枉传方说法人
男女诚心服此药 超凡入圣不难因

那吕祖师又叫:“姑娘,以上病症,灵丹调治,可有难治的病症?”这何姑娘回道:“也有几样病症难治。世上之人,不忍是病,不义是病,贪嗔是病,嫉妒是病,怀怨是病,狠毒是病,骗害是病,破人婚姻是病,占人田产是病,瞒心昧已是病,大斗小秤是病,行凶作恶是病。诸样杂病,难以说尽。还有十六条大病。”

这点灵丹世上稀 莫轻泄漏佛祖机
纵有黄金无处买 得福之人谨受持

那吕祖师又问:“何为十六条大病?”这何姑娘说道:“世上之人,不敬天地十恶病,不孝父母忤逆病,不怕王法持强病,兄弟相争不睦病,妯娌不和搅家病,六亲疏失无义病,乡邻不和生分病,不信佛法毁谤病,借债不还缠杀病,倚富欺贪势利病,背后说人坏心病,欺善怕恶小人病,全无慈悲刻薄病,忌贤妒能嫉妒病,暗笑傍人奸巧病,损人利已瞒心病,可是一十六条大病。

此病人间最广多 无人医治怎奈何
若人医得此病好 即是灵山古佛陀

那吕祖师又问:“这些大病,可能用药医治?”这何姑娘回道:“有药调治。”那吕祖师又问道:“要用什么药医?”这何姑娘回道:“慈悲药,忍耐是药,方便是药,积德是药,济困扶危是药,爱老怜贪是药,平等公道心是药。”

此药绝妙合天机 不用卢师扁鹊医
医病莫论年老少 全凭立志自修为

那吕祖师又问道:“此药出在何处?”这何姑娘回道:“要向十字街前去买,饶人铺内去寻。要至诚老实人一个。好肚肠一条。慈悲心、孝顺心一片。温柔八两,道理叁分。忠真忍耐全用。阴阳方便不拘多少。醍醐甘草叁分。智慧刀上断,宽心锅内炒,乾坤磨里磨,叁思筛里筛,以波罗蜜为丸,要做菩提子大,在本地八卦玄炉炼成。用顺气汤,吃在宽心腹内,只要一百单八颗,每日叁服。有人服得此药,就是长生不老灵丹,能除一切病根。”

此药良方大有因 不用高山远处巡
要问此药何方买 俱在为人身上寻

那吕祖师又问道:“此药可用药引子?”这何姑娘说道:“要用好舌头一个做药引子。”那吕祖师又问道:“这般妙药,可有发物?可要忌口?”这何姑娘又回道:“全凭忌口,药才灵验。不可用草裹井,暗中箭,笑里刀,两头蛇,心中毒,平地起风波。此病若还不除,还有几味补药。除此病根忍一声,祸根从此无处生。饶一着,不可与人争强弱。耐一时,火坑化作白莲池。退一步,便是人间修行路。若能全忌此口,消除病根,永不发也。”

一呼一吸一重天 金鼎玉炉昼夜煎
炉中用起真叁昧 抽去铅儿把汞添
一点灵光为舍利 叁千功满总收缘
调治世上诸般病 百病消除寿万年

那吕祖师听偈已毕,心中大喜。连声赞叹:“果然说得妙理无穷,句句说得修行正路,言言讲的悟道功夫。出口成章,道合玄机。行行妙法,步步禅机。人间少有,天下皆无。作偈一首赞叹。”

多谢贤良说妙方 道中奥义广含藏
家家男女能持受 处处开坛作道场
步步禅机人有几 言言道德世无双
女中君子红尘少 万古留名落在杭

这何姑娘听赞已毕,就叫:“仙长,你这葫芦内中,可有什么妙药?”那吕祖师回道:“我这葫芦之内,有古佛灵丹。若是善男信女有缘得受,万病除根。”

八宝灵丹在里头 包裹乾坤不记秋
乘云驾雾游四海 霎时游尽五湖丘
神农妙药从此去 扁鹊灵丹莫外求
艮上剖开为双器 半许颜回半许由

那吕祖师作偈已毕,他又说道:“华陀刮骨为之妙药,扁鹊犹如天上灵丹,尚且难逃生死,惟有我这葫芦内的古佛灵丹,能治世人长生不老,入圣超凡也。”

灵丹本是古根基 藏在葫芦那得知
放出冲开诸世界 收来纳在古须弥

那吕祖师他又叫:“姑娘,我这葫芦,包裹天地,森罗万像,日月星辰,五行六爻,凡云雷雨,八万四千应像,九宫八卦,运转千变万化。安静之功,透凡透圣,只是愚人不识。”

放去收来人不识 乾坤内外视颠颠
若知消息萌芦在 一服灵丹寿万年
葫芦里面妙难量 假的到把真的藏
打破葫芦光明现 调医一治免无常
寻来寻去一物无 体中妙里用功夫
诸大神仙称妙首 大家依样画葫芦

这何姑娘听说,又叫:“仙长,你这葫芦内的灵丹妙药,能治那些大病那?”吕祖师回道:“我这葫芦内裹妙药,能治诸般大病。听我道来。”

十恶人 遇灵丹 敬重天地 忤逆人 遇此丹 孝顺双亲
生分人 遇灵丹 兄爱弟敬 搅家人 遇此丹 永不分离
欺公人 遇灵丹 奉公守法 不义人 遇此丹 和睦相邻
狠毒人 遇灵丹 恩来义往 奸狡人 遇此丹 作事公平
耳聋人 遇灵丹 闻经说法 瞽目人 遇此丹 普放光明
哑吧人 遇灵丹 谈经说法 愚蠢人 逢此丹 智慧聪明
上等人 遇灵丹 超凡入圣 中等人 逢此丹 了道成真
下等人 遇灵丹 不信正法 串四生 转六道 永堕沉沦
信心人 逢此药 超生了死 愚痴人 不信心 受苦无穷
造孽人 不行善 阴曹对案 有冤魂 不放你 索命追魂
孽镜台 照分明 有口难辨 十阎君 定下罪 怎能脱身
罪轻的 转四生 一还一报 罪重的 堕地狱 永不翻身
有智人 聪明客 早寻门路 寻一粒 妙灵丹 长生不老
信心人 依调治 持斋向善 受叁皈 持五戒 倒树寻根
灵丹不非轻 众生认不清 若还认真了 个个免沉沦

这何姑娘听偈已毕,就叫:“仙长,如今世上之人,迷失灵性,只恋红尘快乐,不肯思前想后。奴家愿求仙长慈悲,度我成真,不知尊意若何?”那吕祖师听说,心中暗想:好个智慧女子。奈她红尘未尽,宿缘未了。随口转问:“何姑娘若要度你,要求那位仙长?”这何姑娘回道:“意欲拜仙长为师,不知肯容纳否?”那吕祖师听说,隐身而去,一驾祥云站在空中,落下一帖,帖上有诗为证。

洞宾云游到杭州 生药店里问根由
智慧女子知此药 何况男子不回头
葫芦金丹妙玄机 带在身中人不知
普散金丹常救苦 度尽男女证菩提
七孔七窍共六门 葫芦包裹紧腾腾
轻轻透出葫芦窍 现出牟尼古佛珠
你今求我来度你 再过叁年度你身
即早加功多进步 度你瑶池赴蟠桃

这何姑娘见此诗句,慌忙跪下,拜谢祖师,立起身来,便不见踪迹。何姑娘心中想道:定是上界天仙,劝解奴家修行学道,我如今不免去请爹娘出来,辞别一番,便要望山中访师,学道修行,跳出苦海沉沦生死。便叫丫环:“丫环,你与我进去,请得我的爹娘出来,奴家有话告禀。”丫环听说,连声答应。

丫环即便望里行 告禀员外夫妇闻 开言便把员外叫
千金叫我请你们 员外夫妇听见说 连连应承就动身
小姐一见父母到 嘻嘻盈盈叫双亲 便请爹娘高堂坐
小姐下跪拜生身 员外夫妇开言问 女儿请我有何因
还是茶饭勿中意 还是衣衫不称心 还是丫环勿服侍
今朝一一说我听 小姐当时开言说 爹娘在上听因情
爹娘所生女一个 年方十六正青春 想起爹娘生了我
到头究竟一场空 生了孩儿传后代 生了我身断何根
奴今看破红尘界 情愿将身不嫁人 七岁持斋今十六
一心皈命想修行 朝念弥陀夜念经 念念弥陀了自身
想起爹娘养了我 千辛万苦不非轻 十月怀胎耽着我
跨重门槛如过山 叁年乳哺娘辛苦 移干换湿受千辛
敲水洗布指冻破 含茶饫饭费精神 一周二岁娘怀抱
叁头四岁离娘身 五岁六岁知分晓 梳头缠脚忙不停
又请先生上了学 一年四季出修金 把我识字人前去
要把奴奴学真心 思想爹娘养了我 如何报答养育恩
爹娘恩德如天大 剪肉烧灰报不清 不如真心去学道
功行圆满度双亲 真听古人说得好 一子成道超宗亲
九玄七祖超生死 同到龙华可安身 要求爹娘回心转
持斋戒杀速修行 我把红尘识破了 生生死死受苦辛
日月如梭容易过 叁岁孩儿又白头 家有黄金千万两
难免无常不来勾 世事万般多是假 一心念佛果真情
念得弥陀身自受 挣了田园死时丢 牛羊犬马人身转
披毛戴角不知由 飞禽走兽人变化 改头换面报分明
奉劝爹娘持斋好 免走阴司地狱门 你吃我来我吃你
冤缘相报不差分 肉字中间人两个 这是原来人吃人
吃他四两还半斤 会冤关上报分明 众牲阳间不识话
一到阴司把话论 阴间会冤门头过 牛羊犬马不容情
鸡鹅窎鸭多说话 拦住关口不放行 你咬口来我咬口
浑身咬得碎纷纷 阳间吃他多少肉 阴司各咬报冤情
同到阎王来判断 你投众牲我投人 你吃我来我吃你
冤缘相报几时休 早知阴间这般苦 所以我今要修行
天堂有路无人走 地狱无门有人行 天堂地狱本无违
只为人心善恶开 超升天堂多快乐 堕入地狱受苦刑
人人有个灵山塔 灵山塔下可修行 根深福大回头早
孽重痴汉唤不醒 今我见了二师父 指点女儿要修行
他来赎药借诱头 句句佛法药方名 今日请得双亲出
一息不为别事情 只为爹娘恩难报 女儿愿学修道人
出门访求名师去 修炼长生免沉沦 寻得明师传下手
返本还原见古人 爹娘若肯回心转 一同修行脱红尘
员外夫妇心大怒 便叫女儿莫痴心 你这一翻糊言语
好像司娘鬼话文 你看修行念佛者 那个凡人上天庭
我们二人所养你 年方十六正青春 十有怀胎耽了你
叁年乳哺受苦辛 与你攻书并上学 梳头缠脚我劳神
把你长大赘女婿 生男育女靠你身 你今只讲修行去
痴心想作女神仙 仙佛若是凡人修 个个凡人上天庭
小姐听说迷迷笑 奉劝爹娘听几声 自古成仙作佛者
皆是凡夫炼成真 皇母娘娘凡人女 葛洪家道十分贫
释迦文佛凡夫做 观音菩萨亦凡人 千佛万祖众圣贤
那个不是凡客成 自从开天辟地后 只有无极金母身
生天生地生人伦 自从混沌直到今 聪明智慧伶俐客
修行办道归天庭 孽重痴呆懵懂汉 只图红尘堕沉沦
所以世间善人少 超升天堂也少人 从来世上恶者多
故而凡人投众牲 投投众牲投投人 轮回不息受苦刑
自古有生必有死 不如修行炼长生 修得不生亦不灭
见得阎君勾死鬼 善者超升天堂去 恶者堕入地狱门
善恶分开两条路 天堂地狱两分明 超升天堂长不死
逍遥快乐当年春 恶的堕入地狱去 披枷带锁受极刑
圣贤仙佛凡人修 只怕凡人心不真 修行必有遭魔难
考究凡人真不真 若有猛勇志男女 守死善道受魔惩
修行不受遭磨难 道不高来德不成 但看古来成佛者
那个不受万苦辛 释迦割股方成道 观音火焚斩绞成
长春饿死身七次 方成天仙状元身 若要女儿招亲事
女儿要入地狱门 我怕地狱刑罚苦 油锅刀山拔舌根
抽肠剜肺碓磨狱 血湖池中浪滔滔 恶狗地狱奈何桥
夜叉小鬼不容情 火坑地狱寒冰狱 锯解活钉石压刑
孽镜台前来相照 丝毫不能隐避情 阎君铁面无私曲
牛头马面没面情 凭你皇亲并国戚 难免无常不来临
死到阴司地狱苦 依法受报不差分 阎君善恶若不报
世间穷富为何因 牛羊犬马何人做 鸡鹅窎鸭什么生
痴聋暗哑何人做 瘸手瘸脚什么人 多是前生作恶者
今生贫苦残疾人 富贵荣华何人做 皆是前生良善人
敬天敬地敬神明 孝敬爹娘伯叔亲 持斋把素勤念佛
修桥补路普度人 今世结得善缘广 来生富贵耀门庭
善恶到头终有报 远在儿孙近在身 爹娘不必挂念我
我去访师学圣人 员外夫妇心大怒 高声大骂小妖精
你这鬼话何方出 痴心妄想要修行 父母二人所生你
要想靠老送终身 不孝爹娘吃甚素 不听教训枉修行
不宣员外心大怒 另宣纯阳祖师身 那日正在腾云过
只见香烟透天门 毫光冲上九霄外 纯阳慧眼观分明

按落云头来下界 只见何氏要修行

且说吕纯阳祖师,来在东土,普济凡人。那日,腾云经过杭州地界,又只见毫光冲天,光耀宇宙,不免下界查看。原来便是何氏小姐,前番被我点化一次,假装赎药,指点一番。小姐心悟本是仙风道骨,如今劝了爹娘,一同修行办道。谁知员外夫妇二人,不明神仙大道,只图眼前快乐,又是一生所生一女,如今要把女儿招赘女婿,靠老终身,所以只是不醒。小姐劝解,反来大发其恨,决是不信访师学道而去的。

纯阳东林反众生 云顶里面劝善人 经过杭州城一座
只见祥光透天门 按落云头来下界 化作凡间富贵人
又差仙童来变化 化作聪明美貌人 唇红齿白生得好
眉清目秀伶俐人 银鬃白马骑一匹 紫袍官帽必文文
又叫清风明月变 变化跟随一双人 也是生得多伶俐
白面书童正青春 纯阳假装来赎药 走到店门下马行
只见员外高声骂 呤呤小姐笑盈盈

吕纯阳走进店内,便叫一声:“老先生,快快休得大怒,我今特来问你家,要取药回去,急救长生死死女人,归家要紧。”员外只是不应。纯阳便问赎药的众人:“他家这般啕气,却是为何事情?”众人道:“相公们,终休说起。我们早朝就来取药,只见说了前日,有两个道人在此取药,又无药方,只是口诉说来,他们父母众人不懂,谁知店内小姐明白。当时吃了朝饭,便差一个丫环,请了他的爹娘出来,告禀一番,她要出外访师学道。员外夫妇,只是不信。小姐只是烈心,誓不嫁人。员外是要与他招亲,小姐又不愿,所以他们自从早起闹到此今。午牌已过了,况且我们要紧取药回去,他只是不来理了我们的药。”纯阳说道:“既然如此,果是小姐差矣。这个招赘丈夫,生男育女,传宗接代,那是人伦五行之正理。如何此女,不明道理吓,不免让我来,劝化他一番便了。”

纯阳上前开言问 先生听我说原因 请问先生尊姓氏
宝号贵府几多人 何以这般来吵闹 当来一一说我听
任你有了天大事 我来劝和保平安 员外见说忙回礼
开言便叫相公们 我们啕气非为别 只为我女小妖精
父母所生他一女 今年二八青春身 把他长大招女婿
生男育女靠终身 昨日二位道人到 只诉药方古怪文
我们听了多不懂 小女妖怪到明性 他今只想修行去
痴心妄想作神仙 不愿招亲生男女 只愿出外访道人
这事想想可要气 还要开店枉费心 纯阳听说回言答
先生说话不差分 招亲人伦正道理 修行办道是虚文
你看世上修行者 那见一个上天庭 未见有人长不老
世上未有百岁人 修行一事都是假 休误年少正青春
光阴如箭催人老 不如招亲快乐情 若不招亲生男女
老来孤单靠何人 小姐听说心大怒 开言不关你们身
你们只贪眼前乐 不愁福尽祸来临 贪图口腹多冤孽
夫妇男女孽障根 生男育女成何用 老来究是一场空
夫妻本是同林鸟 大限来时各西东 父母兄弟男女空
阴司路上不相逢 公修公德从来说 婆修婆德不差分
前世修来今享福 今生再修上天庭 自古神仙凡人做
并非古怪妄想心 你们不信修行事 永堕地狱受苦刑
员外听说嚎嚎哭 相公你们可听明 他是只想修行事
叫我如何阻他身 纯阳听说回言答 先生你且放宽心
我有西来一脉话 点化你女就成亲

员外道:“相公们,快快请坐,请坐。我要来请问各位相公,那州、那县、那里人氏,尊姓大名?到此要取什么样药?”纯阳道:“老先生,你且听我,一一二二讲明便了。”

先生问我啥名姓 今当一一说你听 家住无影天堂府
逍遥县内有仙名 逍遥县有舍利镇 舍利镇南恍惚村
恍惚村上空员外 名叫无有老主人 我有弟兄并姊妹
常清常静不相争 母亲年老寿无期 虚氏金母广传名
我今到此非为别 只为取药救女身 年方亦是十六岁
青春年少美貌人 生了毛病无别样 只心要想主人身
日思夜想会不着 要访明医传药人 寻得明师传妙法
方能残生活得成 若是无得明师救 数年光阴见阎君
所以到此非为别 只为取药救女身 你今只是不付药
想来此女活不成 快快休得阻挡了 放开肚量付药生
员外听说不明白 小姐含笑说原因 奴奴听了你们说
大道通彻好明性 纯阳即便回言答 小姐你且听分明
我今观你生得好 唇红齿白美佳人 面似桃花红了白
眉如柳叶一般能 头上青丝蟠龙髻 大红缎裤双镶滚
身穿五色红绿袄 叁寸金莲似红菱 眼睛好似丹凤色
十指尖尖粉装成 声音朗朗伶俐女 赛过观音少净瓶
又如仙女下凡尘 世间第一美佳人 你今年方一十六
我这孩儿二八春 与你小姐多美貌 情愿招养你家门
百年夫妇同快乐 生男育女靠终身 小姐听说开言说
你们说话太难闻 只见奴家生得好 就想招赘一事情
这般混帐无义汉 叁个巴掌少勿成 你当奴家颠狂女
糊言乱道嚼舌根 百年夫妇终有了 生男育女造孽根
错过光阴真容易 一失人身万劫难 家该黄金并富贵
难免不死见阎君 要我招亲真容易 只要依我小奴心
玉皇上帝来出帖 皇母娘娘做媒人 要招长生不灭子
降龙伏虎好官人 若是贪淫痴吊汉 休想奴家招成亲

纯阳道:“美小姐,你看我这个小孩儿,生得可好看么?”小姐道:“老伯伯,你的孩儿生来这般美貌,本来世间少有,只是睫睫眼睛就老了,便要腰跎背曲,耳聋眼昏,发白齿落,血尽筋出,手重脚酸,鼻涕吐涎,面黄骨瘦,那就没有这般青春美貌了。只就是叫眼前快乐,鲜花一现,没有长长如此不生不灭的好美貌也。”

少年莫笑白头翁 花开能有几时红
长江后浪催前浪 一起新人换旧公

纯阳肚中思想:“这个女子,果是仙风道骨,魔他不退。不免再来与了员外,一同去劝他招赘一番,看他如何?再若不退,便要度他登仙,修炼而去了吓。”纯阳当时又开言 叫声先生听分明 我家小儿年十六

与你小姐同年生 员外听说回言答 喜笑吟吟说原因
我的小女年二八 八月十五子时生 我们所生女一个
要想招亲靠终身 谁知只想修行事 决定不肯招成亲
司娘鬼话妄想说 有影无形嚼舌根 又说善人天堂路
恶者堕入地狱门 你看地狱何人见 修行那个上天庭

纯阳道:“老先生,与娘娘小姐大众在此,这个天堂地狱呢,也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若说没有天堂地狱,世间那有贫穷富贵,这个多是报应,果是天地无私。也只是你老先生所养一位千金,又未曾生得今郎,果是一定,是要小姐招赘成亲,为人伦之道,亦好生男育女,靠老送终,传宗接代,只是要紧之事。古云不孝有叁,无后为大。”员外见说,其实中听,便道:“老相公,这个说话到底年长,果是有理。我的女儿若要修行,待与他招赘丈夫,生得一男半女,再去修行亦好。”纯阳道:“是是是,老先生说话究竟明人。我这一个孩儿,今年亦是一十六岁,尚未姻亲,我今见你老先生,朴实老成,情愿肯招赘你家,与小姐成亲。我儿又是与小姐,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这个也是天定姻缘也。”

员外听说心欢喜 相公说话有来因 你今不嫌我贫苦
令郎相配我当身 男又才来女有貌 夫妻相封正相顺
我看令郎生得好 世间少有这般人 又如潘安重出世
赛过宋玉又还魂 顶平额阔天仓满 两耳垂肩是贵人
唇红齿白生得好 眉清目秀好郎君 年纪不多十六岁
聪明伶俐有才人 身穿紫袍骑白马 好似天仙状元身
巍巍人品青春好 情愿招赘小女身

纯阳道:“老先生,既然如此,看个良时吉日,我儿来拜先生为岳父罢了。”员外道:“好好好。”拿黄历一看,说道:“今天是黄道吉日,可招成亲,只是女儿不允,如何了呢?”纯阳道:“我有妙计,可劝小姐回心转念,叫你老先生休得烦恼忧愁便是了。”

纯阳满面心欢喜 叫声小姐听原因 你父与你招亲事
喜我这位孩儿身 年方也是十六岁 八月十五子时生
难得有缘来遇巧 相配小姐结成亲 今朝黄道良时日
好好合卺配为婚 生得一男并一女 然后清净好修行
父母所生你一个 你不招亲断后根 不孝有叁无后大
为人岂可不成亲 小姐听得回言答 你们说话不中听
夫妇前世冤孽事 男女都是讨债人 奴把红尘识破了
你们休害我终身 从来为善则最难 为恶则易古人言
自古为善成君子 为恶之人是小人 为善之人天堂路
作恶之人地狱门 奴今要学不灭道 想做世外道高人
寻访明师传妙法 免得临老见阎君 富贵荣华如春梦
谁人可免不归阴 家有黄金千万两 临死不能带半分
善恶两字随身带 一双空手见阎君 大厦千间也是空
夜眠八尺睡朦胧 良田万顷亦是空 一日二升外加重
受享百年身死了 到头总是一场空 所以为人在世上
及早学道炼长生 今日不知明日事 人当急速躲无常
人人有个灵山塔 好向灵山塔下寻 佛在灵山莫远求
灵山即在汝心头 色不异空空是色 不增不减不垢净
要炼舍利无价宝 毫光宇宙照天庭 舍利是我亲生子
菩提是我丈夫身 只道奴奴无丈夫 谁知已养孩儿身
孩儿与我娘同年 亦是十六正青春 巍巍相貌非凡相
丈六金身放光明 上天入地无拦阻 点石成金却易能
入水不溺火不焚 云游四海霎时辰 慧眼遥观能千里
变化不测万法齐 龙降虎升归家歇 水火既济八宝齐
日月会合归本位 得见当来旧主地 夫妇和合恩勤好
叁人同床又合被 一日叁饮菩提酒 吃得清净归戊己
有人明我夫妇法 朝闻夕死上天梯 我的亲夫相貌好
还能长生躲无常 万万余年逍遥客 通天彻地好官人
别家夫妇总有别 奴夫一步不息离 吃食同台又同橙
同锅同碗同时辰 同行同坐同睡觉 同心同意同会觉
同来同去同出入 叁人一同到九霄 朝游四海山水乐
夜看天堂地狱刑 闷来登在后天地 闲时先天去安身
叁人常登逍遥府 打扫净静见主人 看看日月运转快
人生人死亦奇文 才时众牲霎时人 霎时人身变众牲
来来往往迷魂苦 为人何为地狱门 多是红尘看不破
生生化化受苦刑 所以我今看破了 悟得当来旧主人
有朝一日功行满 方能九祖上天庭 在为孝子为贤孙
传古不落地狱裹 只是愚人心迷误 酒色财气不归西
酒色财气四垛墙 将人围住在中央 有人跳出墙见外
便是神仙不死方 酒是蛟龙不可吞 色如亡家败国根
财似毒药总须害 气如猛虎要伤人 修道只要看得破
谁云无分作神仙 都是凡人看不破 生生死死受苦辛
若是看破修佛道 皇天不亏善良人 你们快快回家转
免得爹娘巴望你 在此转盘长久了 受得千般话头气
纯阳听说心中想 果是根深大福人 这般魔他魔不退
却是树大根固紧 他明西来无极意 定做长生真志人

且说吕纯阳说道:“阿吓小娘子,我今如此劝你不醒,也是无药医得你这轮回毛病,我们只得去了。”员外道:“老相公,你今劝他不醒,如何反任他说出这一翻糊言,你又无言回答,今朝招亲他若不允,如何是好?”纯阳道:“老先生,你今祖宗造孽,故生不肖显狂吊女。我今劝他半日,反来被他什么天堂地狱,罗哩罗嗦,鬼话连篇,痴心妄想,要做神仙。我家官门之子,反来与这个轻狂妖精怪女盘剥半天,空费神思,想想也是要气。好好官人配他,反说多少闲话。不是我今天来笑你,你们都是没有此福。”员外道:“咳!老相公,休得动气,看我面上,如若叫她今朝这个亲事不允,我也无法劝她。只得拿条麻绳撤杀这个不明道理的贱人了。”纯阳道:“老先生,我们少陪少陪,要紧回家。极乐无形,戊已去了。你把女儿招亲也好,撤死也好。不与我们客边远处人的相干。”

仙家度人发魔难 雪上加霜灾难临
何氏小姐心不退 员外听诉大怒嗔

却说纯阳道:“小娘子,你还是情愿招赘成亲呢,还是情原被父麻绳撤死?”小姐道:“咳!各位相公大伯,你们在此一天,不要耽搁,快快回家而去,不要在此多言多语。开口神气散,舌动是非生。”纯阳道:“小娘子,既然如此,我们归家去了,你是不要懊恼。”小姐道:“咳!奴家有什么懊恼。只是你们几世摸不得归家,见得自己当来父母主人。这个末,你们着实是要懊恼。”纯阳道:“小娘子,你不要糊言乱道。我们远道而来,出门出路,你说这个啥话!还叫我们几世摸不到家,见得父母主人。我想你也年纪轻轻,见鬼吃素,不听父母教训招亲,绝了后代,第一不孝。二来咒骂我们,几世摸不到家,见了父母主人。我家父母见兄弟姊妹,多少人口,望了我们归家而去。你就这般钝我,不得归家。要没我们,死在这个东方不成吓?我想你也好个黑良心的年少妇人。我想你也是几世没道成的,堕入地狱,碍老叨光了你。”小姐道:“咳!家中的父母、兄嫂、姊妹,望是望了你们回家吓。只是这般黄昏黑夜,如何走得?我把一碗照彻宇雷的灯笼,拨了你们,照只家去。你们又是不要,岂不是走不到家?路程又远,到晓不要瞎七瞎八,摸来摸去,一个失脚,跌在江湖河海,毛坑、深潭而死。这个到也未期的呢,要想归家,不得归家,摸到鬼门关上而去。十有九稳,果然保你碍老不差。奴家的话头还你就是吓。”纯阳道:“叹气说话,不来与你多说多话便了。”小姐道:“是早早明我这话,又得归家去吓。”

纯阳心中多欢乐 辞别员外小姐身 二人豁上高头马
书童一对跟随身 员外送出店门外 抬头不见马共人
心中疑惑回家转 为何霎时不见形 莫非山中妖精怪
想来骗我小女身 霎时勿见多奇怪 思思想想不做声

却说何氏小姐,心中思想:“凡间的人,像今日里个位官人相貌,却是不丑。只是没有长长如此青春,眨眨眼睛年老要见阎君,想来想去,还是修炼成真为上也。”

为底凡夫不肯修 争名夺利负春秋 损人徒使千般巧
利己空耽百种忧 已得良田思美色 才求好爵望公候
贪心未了身先殁 始悔恩情变作仇 暑往寒来春复秋
看看白了自家头 两轮日月如梭过 四季光阴似水流
暮乐朝欢终有限 妻恩子爱岂无休 黄金难带无常路
寄语诸君趁早修 终日奔波只为饥 才得一饱又思衣
衣食两般皆供足 又思娇容美貌妻 娶得叁房并四妾
恨无田地少根基 广有良田叁百顷 叹无官职被人欺
县部主丞还嫌小 要想朝中挂紫衣 有了千钱想万钱
做这君王想登仙 若要一人心里足 除非南柯一梦西
有了千钱想万贯 有了银钱不肯修 有朝一日无常到
一双空手见闰王 天也空来地也空 人生渺渺在其中
天地万古常如此 人生劳碌一场空 日也空来月也空
来来往往有何踪 日月朝夜常运转 人忙千载影无踪
山也空来水也空 山水常在世界中 青山绿水依然在
人亡永世不相逢 金也空来银也空 死后何曾在手中
黄金万两拿不去 为他一世受牢笼 田也空来业也空
换了多少主人公 世间多少穷了富 也有多少富了穷
生也空来死也空 生死如同一梦中 生如百花逢春发
死如黄叶落秋风 夫也空来妻也空 大限来时各西东
夫妻本是同林鸟 你往西来我往东 男也空来女也空
黄泉路上不相逢 田园产业儿孙受 阴司罪愆自相从
空手来时空手去 到头总是一场空 人人都有真佛性
抛却佛性变飞禽 畜牲原是人来做 改头换面不知因
早知自性即是佛 何须向外去追寻 人被爱欲迷真性
所以轮回六道中 只为世人看不破 所以奴家要修行
夫妇男女多是孽 不如及早办前程 爹娘逼奴招亲事
累我要入地狱门 反被索药人几个 也来雪上加霜水
他们只图眼前乐 不想福尽要归阴 奴家要修无常道
跳出生死火坑门 朝夜焚香并点烛 要求佛天解灾星
一愿风调并雨顺 二愿国泰民安平 叁愿众生多成真
四愿爹娘福寿增 五愿长生超八难 六愿君仁臣忠心
七愿主佛来护佑 八愿人人寿长春 九愿九祖生净土
十愿大道放光明 但愿人人能为善 奴家受苦也甘心
有朝得了真师诀 朝修暮炼上天庭

却说员外与夫人,劝了女儿不醒,只得无法,硬了心肠,拿了一条麻绳来说道:“绑你这个妖精。你到后堂焚香点烛,拜做什么?”小姐道:“爹爹请坐。奴奴焚香,哀求佛天,保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祈求爹娘福寿康宁。”员外道:“女儿,你如何这般痴心妄想,为何不肯招赘丈夫,一同快乐,岂不是好么?”小姐道:“爹爹,听禀便是。”

小姐雨泪纷纷落 双膝跪在地埃尘 叩头如拜哀哀哭
爹爹爹爹叫连声 譬如女儿身早死 出痧出麻丧残生
譬如未曾生养我 赦儿学道办前程 并非女儿心紧执
阎王面前不容情 任你皇亲并国戚 阴司一样受罪名
不如及早修佛道 好度爹娘免沉沦

却说员外道:“女儿,你今年纪轻轻,女流之辈,晓得什么修行?你但看世上,富贵荣华,男女人等,无万大数,那个像你这般样儿,执拗不依父母婚嫁,你今与我想想这话到底错与不错?倘若不听,原要苦了你的自身了吓。看看我这一条麻绳,叫你身死去归阴了也。”

小姐一见哀哀哭 奴愁生死要修行 爹爹苦逼女儿死
情愿撤死命归阴 若怕撤死来退道 奴奴招亲入沉沦
哀求爹爹发善念 赦儿修行办前程 人生百岁终有限
何不及早躲无常 爹娘若肯回心转 叁世如来一母生
员外见说忙不住 麻绳打结手中存 便把小姐头发挽
爹爹将奴来扯住 要将麻绳上颈根 母亲你若不救我
小奴性命不留存 夫人听说忙不住 跑来夺住哭哀声
女儿你身如何执 不听爹娘教训情 父母所生女一回
岂可妄想要修行 你今快快来改好 招回女婿过光阴
员外你且休发怒 快把头发松放轻 等他自愿招亲事
叁人靠老传后根 员外见劝来松放 高声大骂不非轻
你这贱人不改悔 硬硬心肠苦你身 譬如未曾生养你
撤死贱人命归阴 嗣从不要怨悔我 这个是你送残生
听我为父招亲事 百年快乐过光阴 你今不听我的话
今朝日辰活不成 将你贱人来撤死 我也悬梁苦条绳
自幼养你招亲嗣 传宗接代靠终身 你今撤死归阴去
单剩两个老年人 倘若生病发寒热 喂汤传水有何人
不如悬梁高吊死 免得老来受苦辛 说罢一番哀哀器
白养你这小妖精 年纪轻轻吃甚素 女流之辈修啥行
痴心妄想神仙做 不听教训黑良心 父母养你身长大
千辛万苦不非轻 一尺叁寸来生下 含茶饫饭养成人
一笑一喜我欢喜 见你会走我欢忻 千辛万苦养大了
方得身长六尺身 谁知年方一十六 一心发昏要修行
父母如此苦劝你 招夫生男再修行 泥塑木雕回心转
你这贱人铁打心 见我爹娘这般劝 全然不听半毫分
只有悬梁高挂身 员外夫妇哀哀哭 哭得死去又还魂
小姐只把弥陀念 哀求佛天解灾星 小奴前生冤孽重
苦劝爹娘劝不信 强逼奴奴招亲事 奴家不愿人沉沦
爹爹将绳撤杀我 叫我如何逃残生 小奴撤死也罢了
连累爹娘要挂绳 爹娘为奴身吊死 岂非万古逆亲名
伏望诸佛有灵感 虚空显应救奴身 不愿招亲非别事
只为生死堕红尘 今生若不修佛道 永入沉沦生死门
但看富贵荣华者 谁人保得百年长 日月如梭容易过
人当早觅死生门 自古仙佛凡夫做 只要磨琢虔诚真
奴今只为轮回苦 阎王面前不容情 爹娘将奴来强逼
哀求佛祖解冤情

却说汉钟离道:“吕洞宾,前日你我在凡杭城劝化何氏小姐,十分伶俐通透,盘他不落,如今她更比前番通彻,妙道法则,世事更加看破了。你我二人,不免再去度他一番回来。”洞宾道:“师父此言有理。你我二人驾云而去便了。”

二仙驾云来得快 霎时来到杭州城
顺臾来到何家店 店门不开紧腾腾

二仙叩门道:“里面有人吗?快来开门。”有家人回答道:“是什么客人?我家店门不开,你有什么贵干?”二仙道:“我是何门至亲,快快开门。”这个众家人听说,是的何门至亲,急忙忙即便开门。二仙走进,变了员外的姊夫模样,又变一个跟随人样,二人一直走到里面。只见合家哀哀大哭。同外一见姊夫,快快迎接,一齐坐定,说道:“难得姊夫到此。今日有何贵干而来?” 汉钟离道:“妹丈,只为前日,你的姊姊回来,说道外甥女,不信招亲,只想修行做神仙,你们劝她不醒,所以我今日特来,劝她回心,明白长生道理。修行是假,招亲是实。还望她回心转意罢了。”员外道:“若得姐夫能够劝转招亲,我老夫妇二人,死亦瞑目了。”

钟离当时将言说 外甥女听说分明 父母所生你一个
要你靠老送终身 你今痴心想学道 岂非忤逆臭名声
绝了何门无后代 爹娘羹饭没有吞 你若招亲成婚事
生男育女接后根 才算人伦智慧女 终身快乐过光阴
你若要想修行事 爹娘肚里勿安心 父母养你身长大
也费千辛万苦种 你看世间修行者 何人上了九天庭
那人可得长不死 修行办道是虚文 天堂地狱何人见
只有愚人鬼话文 你今快快听我劝 方为世上孝心人
你若不听我劝话 你父如今起毒心 将你麻绳来绞死
只个岂非白送命 你想长生反早死 相貌堂堂送残生
二八青春美色女 岂可错误这光阴 光阴如箭催人老
劝你及早招成亲 投个人身真难得 错过光阴何处寻

小姐道:“姨父此言差矣。只个招亲一事,休要提起。我爹娘只好譬如未曾养我,譬如奴身早死。奴今识破世上富贵荣华,夫妻儿女,多是假的。惟有修行念佛为真。只要诚心修炼,无有不成大器的。姨父你且听我道来。”

只怨前世冤孽重 姨父在上听原因 你说修行多是假
我道修行是真情 你道招亲是真实 我道假透造冤根
招亲生男并育女 一世劳碌受苦辛 为男为女把家计
不觉受苦白费神 生男难替生身父 生女难替生母亲
男是冤家女是害 孝子贤孙空挂名 夫妻本是同林鸟
大限来时各逃奔 夫妻恩爱前生孽 黄泉路上不相逢
奴今修行学古人 并非古怪有妄行 古来成仙作佛者
那个不是凡人成 释迦文佛凡人做 王母娘娘是俗人
马孙邱祖成真果 葛洪家道十分贫 观音菩萨凡人女
自古仙佛凡夫成 修行学道成真果 只怕凡人心不坚
若有诚心修佛道 巍巍人品鬼神钦 修行要受多魔难
不魔不难不成人 十魔十难成仙子 古语传来到如今
修行不受多魔难 道不高来德不成 奴今修道无别事
只为生死大事情 任你皇亲英雄汉 谁人保得不归阴
要我招亲真容易 只要依我便成亲 纯阳祖师来劝奴
释迦如来做中人 玉皇大帝来出帖 王母娘娘做媒人
叁千诸佛为行官 八大金刚抬轿行 官人若能降龙虎
小奴情愿结成亲 只道小奴没夫主 岂知配合到如今
生养叁个亲儿子 跟前跟后不离身 十二时中常吃奶
抱抱搿搿养成人 叁个孩儿身长大 不听教训乱胡行
被奴常把绳索锁 方能不得出门行

钟离道:“外甥女,你这一番鬼话连篇,从何而来?你已有丈夫,住居何处?姓甚名谁?二个孩儿,你说常常跟前跟后,我们为何不得看见?孩儿他什么名字?”小姐道:姨父听禀

修行不分男和女 姨父洗耳听真情 问我丈夫住那里
姓甚名谁啥出身 你不问我我不说 你今问我说你听
我夫家住天边府 太极图县黄庭镇 黄庭镇前定南道
玄关真气住安身 出身混沌先有他 祖代传流到如今
姓虚名称常恍惚 清清静静做营生 若问叁个孩儿事
不生不灭不垢净 自小分离叁家住 如今并合一家门
逍遥自在常安乐 同起同坐同话文 叁人同饮菩提酒
上天入地一同行 家住西方天边府 算来路程十万零
叁人跑路如飞快 十万八千霎时辰 云游四海片时刻
叁子法力果然精 要问孩儿啥名字 姨父听我说分明
我夫名叫舍利子 孩儿提名菩提身 世人只道我无夫
谁知孩儿叁个生 丈夫与我同年月 孩儿同奴十六春
有朝一日出外去 会见当朝旧主人 只道修行无了日
此这地步躲阎君 阎王发帖来勾取 无常只好摸壁行
此个就是躲轮回 免了无常不来临

员外道:“姐夫,你们听听,她这一番胡言,谁人懂她。只是我身作了大孽,出了这个不肖贱人,败坏门风。”钟离道:“妹丈,这个真真气死。不免让她修行罢了。这总劝她不信。你若拿她绞死,也是叫她白吃眼前痛苦。你我做大人的,养到她成人长大,费尽千辛万苦,就是撤了她,也是真实不拚得的,不如将她登在药店里,帮帮付药,吃苦吃苦,魔难魔难,看她可能回心转意成亲便了。”员外道:“姊夫,此言有理。不如让我差她进店付药,吃苦魔难。让她没有空闲功夫,烧香念佛,她自然修行之念忘记,也未可知。”

钟离肚内细思量 果然树大固根深 这般颠魔考不退
定坐西方九品莲 开言便把妹夫叫 我们回去见亲人
外甥女明西来意 等她店内做营生 待她年长刚强体
慢慢招亲莫要紧 员外见说双流泪 相送二人出店门
抬头不见人两个 员外连称奇怪呦 心中疑惑回身转
不是姐夫是怪精

员外走到里面说道:“我也不来撤你,你原来生得这般轻贱,到不如差你店中付药,做些营生,使你吃苦吃苦。”小姐道:“爹爹此言有理。你父母生养了我,受尽千般苦难。今年一十六岁,成人长大,理当吃苦付药,帮衬爹爹,方为正理。奴奴此时便去店内付药了。”

痴汉睡浓迷不醒 明人点尾便掉头 员外夫妇心不乐
小姐眼泪如雨流 双膝跪在父母前 哀哀痛哭告原由
爹娘养我非小可 受尽千千万苦辛 只是小女为不孝
一心看破要修行 但求双亲莫烦恼 女儿修行是真情
不信但看古仙子 那个不是聪明人 总是看破红尘苦
弃家学道办前程 修行不分男和女 不分贫富老少人
不分贤愚并才学 只在有志无志分 降龙须要志如天
伏虎心雄气似烟 一心皈命修佛道 谁云无分作神仙
世上为人万般空 百岁光阴一梦天 深山到有千年树
世上难逢百岁人 奴劝爹娘修行好 开了药店是虚文

员外道:“你今不必胡言劝我。我也譬如未曾养你,任凭你修行,成了观音菩萨,天上去罢。与我快进店付药而去。”小姐:“谨听父母金言玉语,奴今去也。 ”

不宣小姐进店内 且宣九天太白星 谨奉玉旨察善恶
看见呤呤有真心 金星当时来变化 变化年老公公身
手拿药方来赎药 走进店内指分明

且说金星走进店内,只见呤呤小姐柜内会定,无忧无乐,悠然自在相貌。金星就叫:“小姐,快快付药。”小姐道:“老公公请坐,待我看了药方,付药与你,不要心急便了。”

小姐折开药方看 连称妙道不绝耳 药方不写别样药
单要龙虎八宝精 黄精要治回气道 水火当归养心神
金丹一服和戊己 调和乾坤复本命 还要龟蛇二物肉
还要猿猴其马神 要取甘露来过药 要拿黄婆做药引
取得十二药名到 方能煎熬病人吞 病人吃了良方药
立时病体可得轻 一身复旧长不死 浑身上下骨头轻
年老能变年少子 白发能变像乌云 痴愚能变聪明客
柔弱能变刚强人 吃药还要先忌口 酒色财气不可吞
若能依这妙方吃 凡人脱骨成仙神 小姐看得迷迷笑
含笑盈盈说分明 这个药方人间少 万金不传孽重人
要有根深福大者 方能明得上天庭 有缘遇得长生道
抄写一张传后人

小姐道:“老公公,你这个药方,何处医生开来?有病之人,还是男的?还是女的?他有多少年纪了?金星道:“小娘子,你付药与我不必多问。”小姐道:“奴从来未曾见得这个不生不灭的良方。”金星道:“如何你知道是个不生不灭的良方呢?”小姐道:“老公公,你那是不识字的么?这个药方上,写得明明白白。说道,‘有人依这妙方吃,凡人脱体成仙神。’”金星道:“小娘子,那有如此。果是我的小女,今年一十六岁了。是有这般药方,吃得就能长生不死了。小娘子,你且听我道来。”

太白星君传妙法 娘子洗耳静心听 你今要问声生地
哆啰太白金星身 家住叁十叁天外 紫府宫内住安身
要问病人男和女 要问老少啥姓名 病人男男又女女
老老少少九州人 吃药的人名弃尘 不吃药人叫畜生
男女家住娑婆界 东林阴阳轮回村 若有心悟通塘住
亦到九天住安身 小姐听说迷迷笑 莫非公公是仙神
这篇妙语何方来 你往何处说我听 太白金星忙便说
娘子听我说分明 我住空州空界县 虚家村上住安身
姓空名叫长不老 我今虽老还年轻 娘子不必多话说
快付药我转家门 小姐听说忙下拜 阿弥陀佛念不停
难得公公来指点 小奴明白炼金身 今朝拜你为师父
修行办道学长生 你说住居空州县 空虚村中你安身
岂非虚空佛菩萨 大慈大悲救奴身 太白金星腾云去
霎时不见老年人 小姐唬得惊呆了 眼目瞪瞪不做声
心中思量多怕死 触犯年老老仙人 他见我今身落难
特来传我妙法灵 慌忙双膝来跪下 叩头拜谢众圣神
可见只要心念诚 总有佛仙度奴身 爹娘逼奴招亲事
岂非要我入沉沦 奴今愿死修佛道 做好榜样度众人
有朝一日功圆满 万古留名在世间 不说小姐修佛道
爹娘又要起毒心 日月如梭容易过 不觉一年又余零
员外便对夫人说 女儿只是不回心 年方十七非为小
店中付药不雅文 指望魔他回心转 谁知更加进修行
日日焚香虔诚拜 时时念佛又念经 想这妖精如何法
不如打死免挂心 譬如未曾生养她 打死归阴干干净
留她世上也生气 不如拔出眼中钉 夫人听说回言答
员外你且听分明 她今生来这紧执 让她一心去修行
古来修行念佛者 也是称扬君子人 女儿修行非歹事
并非奸盗邪淫情 自古烈女也有的 真心后来广传名
不信但看世路上 节烈牌坊密层层 尽忠尽孝尽贞义
后来临死必成神 劝她不信有何法 看她后来如何形
员外听说心大怒 夫人说话不中听 有你这个老不贤
养出这样没脸人 你看世上人多少 那个像你一家门
别家只管婚姻事 生男育女过光阴 你看你家现眼报
撬撬烈烈不称心 朝夜焚香并点烛 双手南无拜观音
看看肚皮要气饱 各人肚里各文章 我想要她招亲事
她却偏偏要修行 谁知你是老不死 教她贱人学修行
司娘鬼话你教她 快快你们同修行 一家人家折散了
打死你这老混帐 拳头脚尖上身打 夫人打死又还魂
员外又拿梅木棍 袅袅辫子就动身 一迳赶到药店内
要把呤呤了命根 小姐一见爹爹到 双膝跪下问父亲
未及开口忙打下 小姐打死不作声 员外只本矿矿打
打得满身血直淋 看看一命归阴去 众人唬得胆战惊
无事端端将她打 人人眼泪落纷纷 这样小姐天下少
日月焚香拜神明 为何将她来打死 岂不石人也泪淋
待人公平忍辱好 并不高声说众人 宽宏大量伶俐女
天下少有这等人 可怜将她来打煞 天理不容好伤心
不说众人谈论哭 不宣员外火直喷 不说小姐身打死
且宣仙界救星神 宝卷今宣上下定 听宣下卷救星人

吕祖师度何仙姑因果卷(下卷)

大罪要免轮回苦 诚心办道学公平 今把宝卷略停歇
且把弥陀念千声 念弥陀不离自性 念念弥陀了自身
自性弥陀自性了 九玄七祖尽超升 难得有缘听这卷
福也增来寿也增 宣卷念佛延福寿 虚空佛度有缘人
念了弥陀身自受 巴了田产总是丢 阳间不念自性佛
一双空手见阎君 千万家私拿不去 善恶两字随心行
一到阴司地狱去 受罪懊悔也无门 抬头不见亲人到
个个多是陌生人 阎王铁面无私曲 夜叉小鬼奇怪形
牛头马面多凶恶 阴司半点不容情 善人阴间多快乐
阎王笑面接其身 赐坐吃茶闲谈讲 生死簿上不差分
善人阴司逍遥乐 在堂大众早修行 炉内焚起一真香
拜请纯阳老仙神 呤呤小姐身打死 到此尚且未还阳
若要呤呤还阳转 快念弥陀请仙神 九天纯阳来知道
同了仙童下凡尘 驾起祥云来得快 何家门首到来临
纯阳当时来变化 化作年少小书生 头戴方巾身着袍
手拿执拂必文文 又叫仙童人一个 化作跟随童子身
二人进店来观看 只见众人哭呤呤 男男女女忙碌碌
扑喊小姐快快醒 纯阳当时来说道 你们为了啥正经
众人即便回言答 小姐昏死不作声 纯阳说道我来救
若是救活配我身 众人听说心欢喜 只为招亲一事情
小姐烈义不愿招 所以打死好伤心 你今若能救他活
情愿配你小书生 纯阳当时神通显 一心拿出八宝精
千年锻炼舍利子 合在手中定乾坤 拿来按放呤呤口
小姐当时又还魂 连声只唤嗳唷唷 小奴命苦见阎君
无事端端将奴打 只是奴奴冤业深 这般磨难心想苦
小奴越想越伤心 小奴愿把身打死 决不怨恨我父亲
修行不受千魔难 道不高来德不成 我父不问清头打
一棍打闷命归阴 小奴死了也罢了 死后还打血淋淋
奴奴想起轮回苦 这个凡身受苦刑 有朝一日功圆满
脱却皮囊方称心 众人即便开言说 小姐不要哭伤心
你身被父已打死 幸遇这位小先生 他把金丹给你吃
方能得气转还魂 若无这位先生救 万千小姐不还魂
先生救你无别事 要你小姐做夫人 呤呤小姐眉头皱
只说招亲又招亲 可知招亲地狱门 究是天堂路难走
如扒高山难上项 山上跑到山下来 挺直肚皮霎时辰
所以学好最难走 变坏即易如水流 人若顺行生男女
逆行成佛作神仙 多谢先生来救我 功行圆满报你恩
纯阳肚内迷迷笑 果然不退半毫分 不免度他归山去
清净修炼脱凡身

纯阳道:“美姣女,你今年纪轻轻,青春年少,为何不愿招亲成其夫妇,生男育女,传宗接代,只想修行一事?你晓得修行有什么好处?”呤呤道:“先生,修行学道,若能得着至道玄妙诚心修炼,千魔不改,万难不退,笃信好学,守死善道,仁不忧,智不惑,勇不惧,久久不退,岂不成其大器乎!只是凡人不能诚实,所以不得成其正果,堕入轮回,生生化化,人转畜,畜变人,来生去死,一概不知。可怜轮回不息苦吓。所以奴奴如今看破红尘,果真虚浮无常,愿受这般魔难,只是不退。可知道,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又云,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纯阳道:“美姣女,此言说得有理。我今年方一十七岁,愿要与你成真夫妇。拿阴阳、龙虎、水火八宝聚会,成其美事。”呤呤道:“先生,此言说得有理。阴阳、龙虎、、水火八宝,人人各顾本来面目,成其真果。奴奴愿与先生作为万年夫妇,各自诚敬,各尽其道。但则夫妇虽成,到还问声先生,家住何处?姓甚名谁?”纯阳道:美姣女,你且听我道来。

果然根深福大人 悟我先天妙法精 乾坤夫妇情配合
姣女细细听分明 我住臭皮囊府内 脓血县内住安身
中和地镇黄庭土 清清净净炼金身 纯阳仙号就是吾
看你诚心度你身 小姐听说忙下拜 果然仙师妙道精
难得今日来度奴 哀求慈悲救众生 纯阳执拂来一扬
妾时小姐就腾云 众人一见慌忙了 报与员外夫妇闻
小姐仙界度去了 员外听说吃一惊 来到店中勿见女
便道如何度他身

众人道:“员外,喏喏喏,小姐还在半天里头。”员外一见心中大怒,立时唤了黄龙,随身带了众人:“快快追了这个妖精。我的女儿一命,要被精怪吃落了吓。快快救我女儿性命,重重酬谢。”黄龙道:“遵令便了。”

黄龙腾云来追赶 大骂妖精什么人 你今骗我闺门女
叫你今朝活不成 纯阳听说忙不住 驾起祥云急急行
看看行到空州县 终南山在面前存 谁知黄龙随后到
要把纯阳了命根 纯阳当时忙不住 揭断腿桥骂连声

纯阳道:“何小姐,这个身粗力大,黄袍红须,他是你家的何人?”呤呤道:“他是我的师兄。他见你救度我来,所以他特来追奴回去。”纯阳道:“既然如此,让我赏他一剑。”黄龙看了,纯阳拂尘一拂,当时一把宝剑落下。黄龙道:“我也赏你一剑。”纯阳道:“呵吓呵吓黄龙。黄龙,你好不识事务。我到慈心赏你一剑,你到如此无理,丢还了我,罢了罢了。你今追来,到底要想为何?”黄龙道:“古怪古怪。你今诳骗良家女子,该当何罪?你今快快还我小姐回去,我与你万事全休,如若半句糊言支唔,今朝叫你立时身亡。”纯阳道:“我问了你,你有多大本事,这等夸口?”黄龙道:“我老爷年方二九,生得面白,青黄红须,身粗力大。我与何氏小姐,十叁岁上,同拜一个妙法仙师为师,法师传我真道,五年修炼,我今能为腾云驾雾,法力无边。如今这个何氏小姐,反来与你这个古怪,骗来糊混。快快送还小姐与我,万事全休,倘有不肯,你今性命难逃过去便了。”

纯阳听说火直喷 大骂黄龙瞎眼睛 你今恃强来追赶
靠了妖法乱胡行 这般糊言撞冲我 当我纯阳是歹人
可知小姐魔难事 被父打死命归阴 父母所生她一个
要她招亲靠终身 小姐看破红尘苦 不愿招亲愿修行
父母只是魔难她 小姐哀哀告神明 我身知他来哀告
所以我今度她身 你今反来不识理 骂我纯阳老师神
黄龙听了开言骂 古怪假称纯阳身 我今与你来斗法
斗得法来定输赢 纯阳听说迷迷笑 恼了护法柳树精
开言便把师父叫 他言妖精太欺人 返来这般不说理
他恃妖法乱胡行 他要斗法与他斗 等他斗我柳树精

纯阳道:“柳徒弟,他这黄龙法力广大,只是凡身未脱,尚未得着外阴阳之妙法。今日不如我来传受了他,等他脱凡成神。”柳树精说道:“师父,你且让我来与他斗了一阵下来,不然他这妖精不信服的。”纯阳道:“柳徒弟说得有理。”柳树精便骂道:“死黄妖,我我我来来来了。你的食躲吓吓,躲吓。”

黄龙听说火直喷 便把钢叉手中轮 柳精忙把长枪舞
拍马腾云斗输赢 黄龙不让柳树精 拍面乱义不容情
一个长枪龙行虎 一个钢叉象虎奔 雨下战斗百余合
柳精念咒差天神 立时天昏并地暗 飞砂走石乱纷纷
霹雳雷声嗐立响 火 闪光耀通乾坤 纯阳一见高声喊
黄龙你命不留存 如若恃强不如理 柳精法力不非轻
黄龙听说开言骂 古怪法力果然精 我今不叫你们死
你们反叫我难存 休看黄龙无法力 我拿宝来镇你们
黄龙就把神通显 变了万千黄龙身 团团围住柳树精
各执钢叉手中存 唬得柳精无法了 不知那个黄龙身
万千黄龙高声骂 柳精唬得胆战兢 欲要逃走无门路
水息不通密层层 柳精想来无主意 又念真言口不停
只听半天嗐立响 天神天将下凡尘 前有执旗张大帝
后有捧剑邓将军 哼哈二将前来到 四头八臂哪吒身
铜皮铁骨非小可 驾起祥云到来临 齐天行者来知道
一个筋斗下天门 手执一根金箍棒 前来帮助柳树精
白鹤童子又下界 拆开翅绷就腾云 手掌长剑前来到
乌面鸡脚怕杀人 托塔天王知道了 又带金吒木吒身
金吒木吒非小可 神通广大法力精 天狗二朗神知道
前来要杀黄龙身 黄龙一见慌张了 战得浑身汗直淋
听得阵前炮一响 万千天兵唬杀人 行者即把毫毛变
变化万千小狝狲 天罗地网齐摆好 各执金箍棒一根
尺拉尺拉重重打 几几打得黄龙身 白鹤童子又变化
化了万千鹞鹰身 腾在半天云头内 齐来凿瞎黄龙精
哪吒太子又变了 变了万千哪吒身 四头八臂铁皮骨
百万变化定乾坤 便把黄龙围住好 黄龙急得抖战惊
霎时嗐嗐立立响 面东不见面西人 黄龙杀败索索抖
大喊纯阳师父身 哀求慈悲来解救 黄龙愿拜为师身
纯阳听得哀哀喊 就起一片慈悲心 便把丹箩手摇动
吹口仙气不非轻 黄龙正当杀败机 立时吹到九霄云
一个凡身后空落 止剩孤单独一人 万般妖术齐收去
万法变化收干净 如今步行难走了 果然仙法不非轻
妖法没有仙法大 仙法还无佛法精 观音身坐朝云殿
霎时眼跳不安宁 便把指头忙排算 一算仙界有兵情
观音立时驾云起 要来救度有难人 祥云朵朵风送快
来到终南山下存 只见天兵无万数 擂鼓炮声振乾坤
观音立即神通化 杨枝净瓶手中存 日念真言无形咒
万千天兵胆战惊 齐齐跪下哀哀告 慈悲娘娘赦我们
不知娘娘前来到 冒犯娘娘罪不轻 大士当时将言说
你们行兵乱胡行 不奉玉旨来下界 今当该得何罪名
黄龙无非一凡子 何得要用许多兵 你们这般胡混汉
快快天宫问罪名 纯阳慌忙来跪下 叩头哀求慈悲身
今差天兵无别事 只为要度何氏身 父亲逼她招亲事
何氏不愿招夫君 情愿修行遭魔难 她父将她身打死
我今知道下凡尘 度了何氏到来临 谁知黄龙来追赶
要来与斗我输赢 我把腿桥来斩断 后来永不度凡人
畜生好度人难度 愿度畜生不度人 我今要把黄龙度
恼了徒弟柳树精 他要与他来斗法 谁知黄龙妖法精
变化万千黄龙体 团团围困柳树精 柳精一见慌张了
口念真言遣天神 这念真言法律重 天神不得不来临
大士听说这道是 便骂柳精小狂神 你也无非一树精
幸得纯阳度你身 你得真法欺人了 快快天宫定罪名
千万天神多无罪 各各上界去安身 天神听说心欢喜
各上九天不必论 大士驾云来得快 团团寻了黄龙身
看见黄龙哀哀哭 步行不得转家门 大士当时开金口
黄龙俗子听真经 前得妖法空费力 被奴仙家破法身
你今听奴回家去 得见当来旧主人 性命当归戊己地
黄龙调和黄龙身 黄龙降水深海穴 白虎相投出山林
乾坤定合中和地 太极无形大道成 你今谨依这正道
叁年完满到家庭 黄龙听得虚空说 顿时性悟正法门
只是口念弥陀佛 如今怎样转家门 正是一钵千家饭
只有沿门来求化 却是孤身万里征 随缘度日过光阴
不宣黄龙来求乞 且说观音大士身 掇转云头来得快
原来腿桥上面存 开言便把纯阳叫 你今为何不度人
把这腿桥来斩断 可记当年立愿情 你说要把凡人度
度尽凡人方称心 如今怎样来退悔 不度凡人为何因
腿桥斩断该何罪 后来怎样度凡人 凡人来上龙华会
不能不上腿桥行 纯阳听说哀哀哭 大士娘娘听来因
苦劝人修不肯修 却将恩德反为仇 我想度他登仙界
他到反来害我身 我试凡人心真假 反叫我身爱色情
畜生好度人难度 愿度畜生不度人 我把何氏来救度
凡人反叫调戏情 可怜凡夫迷昧了 生生死死地狱门
岂可仙家爱凡女 这个胡言孽障深 所以我今发恨了
斩断腿桥不度人 大士听说称善哉 纯阳你且听原因
凡人你今原要度 你若不度我不安 凡人今已心迷失
再若不度更不明 你度凡人你立功 后证金榜九品尊

纯阳道:“大士娘娘说来嘱咐金言玉语,我纯阳无有不依娘娘教悔。我今以后,原度众生,成其证果便是。”大士听说,心中大喜道:“纯阳,你度众生,成其真果。奴今愿把腿桥化起便了。”

大士当时神通显 杨枝甘露洒乾坤 立时腿桥修好了
万万余年过万人 腿桥要过九州子 善男信女到桥亭
但愿善男并信女 腿桥过了成圣人

大士道:“纯阳吓,你们大众无罪。单单这个柳树精,快快绑起来,让我解上九天宫,上帝定罪施行。”纯阳道:“哀求娘娘慈悲,超豁了罢。”大士云:“看你的面上,度众大功,赦他无罪。下回柳树精不得胡行,只讲念咒惊动上界天神。”柳树精哀哀大哭,叩头拜谢娘娘赦罪:“下回再也不敢妄行了。”大士道:“既如此,饶你初次便了。”

大士驾云归上界 奏闻玉皇上帝尊 玉皇见奏龙颜喜
纯阳果是慈心神 树精妄遣天神将 纯阳面上饶他命
大士听说心中悦 辞别上帝转山林 不宣大士归南海
再宣纯阳柳树精 当时来到终南地 石庄石屋里面存
呤呤得了真妙法 稳坐土山黄庭门 二六时中轮回转
饥饿天厨送饭吞 口渴仙女来奉茶 降龙伏虎在山林
不宣呤呤来修道 再说家中老双亲 自从小姐纯阳度
黄龙追赶无信音 已经出外半月了 杳无音信转家门
莫非女儿吃落了 黄龙想必丧残生 要晓女儿遭此怪
凭她家内净修行 如今出外半月了 绝无音信半毫分
未知女儿生和死 日夜思想不安宁 一尺叁寸来养大
娇娇美女不见形 拿他这般魔难苦 并无半句怨恨声
思想女儿如刀割 丢我年老两双亲 我开药店有何用
劳劳碌碌枉费心 女儿若有见面日 爹娘情愿要修行
黄龙若有回来时 一同持斋愿修行 不宣员外夫妇事
光阴已过二年春 黄龙归朝来求乞 打唱道情过光阴
日间沿门来打唱 夜间古庙住安身 唱了一日吃一日
随缘度日过光阴 闷时打唱连花落 闲来游山玩水景
吃饱之时逍遥乐 饥饿之刻唱道情 唱道情是唱道情
唱唱道情有饭吞 有饭吞来有饭吞 分清天堂地狱门
地狱门头地狱门 阎王铁面不容情 不容情面不容情
牛头马面夜叉形 夜叉形相夜叉形 无法摸壁唬杀人
唬杀人来唬杀人 生死簿上碧波清 碧波清来碧波清
善善恶恶没差分 没差分来没差分 句句叫人要修行
要修行是要修行 免走阴司受苦刑 受苦刑时受苦刑
懊悔痛哭告无门 告无门路告无门 尽在地狱受罪名
受罪名苦受罪名 受尽罪名投畜生 投畜牲去投畜生
牛羊犬马报冤情 报冤情只报冤情 再投世上贫穷人
贫穷人生贫穷人 吃了朝食无夜顿 无夜顿吃无夜顿
只为前世做恶人 做恶人头做恶人 怨天恨地骂双亲
骂双亲人骂双亲 要骗人财又杀生 又杀生命又杀生
早晚一命偿一命 偿一命来偿一命 冤冤相报有来因
有来因来有来因 吃他四两还半斤 还半 肉还半
肉字当中两个人 两个人相两个人 这叫原来人吃人
人吃人肉人吃人 恶狗村上会冤情 会冤情关会冤情
浑身咬得碎粉粉 碎纷纷骨碎纷纷 寸步难行恶狗村
恶狗村上恶狗村 恶狗只咬恶的人 恶的人咬恶的人
善人走过狗无声 狗无声气狗无声 撒手洋洋放宽心
放宽心意放宽心 恶狗不咬善良人 善良人好善良人
阎王一见笑吟吟 笑吟吟色笑吟吟 茶水酒浆待善人
待善人心待善人 讲讲说说喜欢忻 喜欢忻得喜欢忻
问问阳间虚花景 虚花景致虚花景 富贵荣华总有尽
终有尽期终有尽 难免不死见阎君 见阎君要见阎君
赏善罚恶甚公平 甚公平道甚公平 善判富贵恶判贫
恶判穷人恶判贫 投猪投狗投众生 投众牲去投众生
善人到底好收成 好收成来好收成 勿受地狱投罪牲
投众生去投众生 善人立刻投人身 投人身来投人身
一世衣禄带端正 带端正个带端正 贫穷富贵命注定
命注定就命注定 生就命运钉就秤 钉就秤来钉就秤
算来由命不由人 不由人身不由人 为人穷富趁天命
趁天命来趁天命 注就穷苦只是贫 只是贫苦只是贫
修行念佛投好人 投好人身投好人 万事如意各称心
各称心上各称心 你好我好过光阴 遇光阴时过光阴
念念弥陀了自身 了自身来了自身 公修公得各分明
各分明已各分明 婆修婆得有分等 有分等法有分等
故面各办各前程 各前程路各前程 快修西方去安身
去安身兮去安身 龙华会上见母亲 见本性来见母亲
不生不灭不垢净 不垢净处不垢净 方能脱凡转家门
转家门去转家门 一心皈命要修行 要修行好要修行
轮回受苦到如今 到如今来到如今 心中想想也伤心
也伤心了也伤心 路途落难泪纷纷 泪纷纷落泪纷纷
勿知何日到家门 到家门日到家门 谢天谢地谢神明
谢神明要谢神明 劝了大众齐回心 齐回心会齐回心
学道修炼龙虎精 龙虎精气龙虎神 叁宝凝合炼丹成
炼丹成来炼金身 升天入地法力精 法力精妙法力精
一个 力到家门 到家门了到家门 方能趁我黄龙心
黄龙心肝黄龙心 黄龙要配白虎胫 白虎颈跟白虎颈
虎骑龙背就腾云 就腿云走就腾云 不消一刻到本村
到本村上到本村 见也爹娘兄弟身 兄兄弟弟姐妹身
相会一会方趁心 方趁心意方趁心 耐耐心火慢慢行
慢慢行走慢慢行 犹如铁杵磨成针 磨成针子磨成针
只要努力手抓紧 手抓紧只手抓紧 不要放松半毫分
若不用心不费心 修行不可不要紧 不要紧若不要紧
万世不得转家门 只要一命归性内 阴阳一理定主人
有人明得龙虎体 不成佛道即成圣 在路行程二年半
受尽千千万苦辛 受冻受饿何消说 风霜雨雪受伤心
眼泪哭到鲜血出 只为家中老母亲 不知母亲如何样
思思想想也伤心 光阴似箭催人老 日月如梭不留停
一年过去又一年 看看叁年到来临 那日行到本州县
在得心头放宽心 不宣黄龙路途苦 且宣黄龙家内情
自从叁年前头事 家中母亲哭伤心 日思夜想黄龙子
到今叁年又余零 老身全靠儿为活 家中贫苦好伤心
又无米量又无柴 饿饿饱饱过光阴 我的孩儿孝顺子
修行学道度我身 谁知半路来丢撇 离我年迈老母亲
伏望皇天有灵感 救我孩儿转家门 我见若有见面日
老身情愿也修行 持斋念佛修正道 勿修难逃地狱门
我儿若不回家转 老身孤单靠保人 年纪看看四五十
单生一子不见形 剩了老身人一个 无柴无米苦伤心
朝夜摇棉卖纱线 吃这朝食无夜顿 纱线又贱米又贵
吃口白粥不连牵 留这性命成何用 不如悬梁苦条绳
千思万想哀哀哭 只有短见见阎君 便把脚带来放开
系吊高梁上面存 脚带凳子牛慵罗 要将头颈套进去
当时黄龙回家转 高唤母亲为何因 母亲一见黄龙子
眼泪汪汪笑吟吟 开言便叫亲儿子 为何今日转家门
黄龙双膝来跪下 母亲搿住孩儿身 母子二人嚎啕哭
石人听说也泪淋 母亲便问孩儿事 为何叁年无音信
为娘朝夜忆了你 思思想想病缠身 丢我孤单人一个
伶伶仃仃靠何人 摇纱卖线难度日 无柴无米苦伤心
一日两食白汤粥 有了朝食无夜顿 日夜望见回家转
杳无音信直到今 到了已是叁年了 千思万想苦条绳
老身注定不该死 齐头孩儿转家门 儿若迟延再半日
回家没有见活身 黄龙听说嚎嚎哭 为儿不孝害母亲
只为何妹妹一个 谁知纯阳度他身 孩儿只道妖精怪
追到天边骂妖人 他把腿桥来斩断 后来永不度凡人
为儿与他来斗口 他差徒弟柳树精 与了为儿来斗法
谁知仙法无边形 把我团团来围住 上天无路地无门
幸有观音大士到 救我脱难传真经 谁知孩儿修邪法
邪法那有仙法灵 为儿已炼腾云法 被他点破不能行
传我虚空无为法 叫我修炼脱凡身 我在路中身落难
沿门求乞转家门 随缘度日修佛道 经风露霜受苦辛
闷时沿门道情唱 闲来净坐归本命 念念不离自心佛
一心归家见母亲 受尽千魔万难苦 如今叁年修炼成
为儿能会降龙虎 守定中和八宝精 待登一朝功圆满
九玄七祖尽超升 在路行程受尽苦 方得今朝转家门
孩儿今日回家转 谁知母亲短见寻 幸得为儿早一刻
若迟一刻命归阴 母亲快快修佛道 虽只饿死有收成
世上万般多是假 虔诚修炼是真情 不信但看何小妹
修行诚心佛度身 父母逼他招亲事 不愿招亲愿修行
她父将她棍打死 谁知纯阳救她身 救活要她成亲事
那知仙家试凡人 试了何氏真与假 谁知何妹有真性
所以仙家度了去 凡人只道起歹心 母亲听得孩儿话
眼泪双抛说原因 孩儿你到何家去 说与他家得知闻
为母一心要修道 持斋戒杀净修行 年纪也有四五十
难免无常不来临 不如及早修真道 免入轮回地狱门
阎王面前无老少 赏善罚恶甚公平 不宣母亲修行事
再宣黄龙出门庭 拜别母亲来得快 到了何家里面存

且说何员外夫妇二人,药店不开,两人只管修行念佛,持斋戒杀,买物放生。朝夜焚香点烛,哀告神明,总要保佑救度女儿回来,我们死也甘心瞑目。阿弥陀佛。若有了女儿见面,谢天谢地。那日正在祷告,只见黄龙到,来心中大喜。问到黄龙:“你为何到了今日回来?”黄龙道:“阿吓吓,老员外,老院君,今日一言难尽,你们听我道来。”

员外院君听原因 你女诚心要修行 你们逼他成亲事
你女不愿结成亲 员外将他来打死 谁知纯阳度他身
我身只道妖精怪 听你追赶受苦辛 追到腿桥空州县
大战一场定轮赢 谁知仙法无边大 将我围住命难存
亏了大士救度我 传我妙道转家门 在路沿门来抄化
受尽千千万苦辛 随缘度日叁年满 方得今日转家门
员外夫妇心欢喜 只念弥陀不绝听 吩咐家人备昼饭
黄龙吃得笑吟吟 修行办道心念诚 皇天不亏善良人
只要一心皈正道 把定章程受考惩 古来仙佛凡人做
只怕凡人心不真 人人有个灵山佛 自己迷昧不相亲
员外夫妇将言说 黄龙法悟听原因 我女诚心修佛道
逼他招亲不该应 将他打死归阴路 那知佛度有缘人
只道古怪来骗女 请你黄龙追女身 反来害你受苦辛
叁年完满转家门 若无你今回家转 那知你们死与生
黄龙你今家贪苦 快同母亲到吾门 两家来合一家过
修行念佛办功行 黄龙听说心欢喜 当时回家同母亲
同了母亲又来到 两家并作一家人 员外夫妇心欢喜
口念弥陀不绝声 我们逼女招亲事 女儿不愿招夫君
我把铁棍将他打 打死满身血直淋 谁知女儿诚心念
上界纯阳度女身 凡人只道行歹事 便请你儿追女身
你儿追到空州县 纯阳徒师柳树精 与你孩儿来斗法
你儿性命几难存 幸有观音大士至 救了你儿脱难星
又传真诀无常道 朝闻夕死上天庭 你儿受了千般苦
随缘度日唱道情 滂风露雪叁年满 才得到家报遥音
如今我们看破了 也要急速办前程 人生百岁终有限
难免不去见阎君 今日不知明日事 错过光阴何处寻
年纪看看四五十 发白齿落不象人 长江后浪催前浪
一起新人换旧人 女儿修行成仙去 也应能够度我们

黄龙道:“员外、院君,我家母亲,已经修行念佛,持斋戒杀,有了数年光阴。如今我也要来传母亲真诀,修行悟道。”员外夫妇听说,当时双膝跪下,叩头说道:“黄龙妙师,我们老夫妻两人,已经持斋戒杀叁年,日夜念佛看经,如今要求黄龙师指点,躲免无常轮回妙诀。万不忘恩。”黄龙道:“既如此,再妙再好。这个修行一事,只在诚敬修性。第一要叁皈五戒守正,方能修得长生真性之妙义。你们叁人,清清净净,一心皈命,听我传道而来。”

自古仙佛凡夫修 并非石变水中生 并非土中长生佛
并非火里炼成神 并非树木结仙子 并非古来有仙佛
谁知神仙凡夫做 只怕凡人没真心 若有真心修佛道
皇天不亏真义人 人人有个真佛性 自己迷昧不知因
皈依佛法证叁宝 炼己中和精气神 炼精化气归戊己
炼气化神返太虚 炼虚还无得自然 方能平步上天梯
第一戒杀学仁慈 第二戒偷学正义 叁戒淫色守叁宝
巍巍高证上九霄 四戒酒肉并五荤 清清明明好修身
五戒妄语不可说 言要顾行有信因 若守叁皈并五戒
后来传你一窍门 一窍门头逃生死 可免无常不来临
根深福大虔诚修 孽重冤深退道心 大道修来有难易
也知由我听天命 若非行善积功德 定有群魔阻路程
快把自性弥陀念 得见自性有道成 叁人听说心欢乐
拜谢师父指点明 有朝一日功圆满 西方路上报深恩
不宣黄龙传妙法 再宣何氏小姐身 自从昔年仙家度
度到终南山洞门 日朝降龙并伏虎 点石成金万法精
升天入地如箭快 腾云驾雾件件能 忙时勤把弥陀念
闲暇无事玩山景 闷来清净无形地 空来常念般若经
色不异空空是色 空色两忘大道成 不生不灭不垢净
不增不减菩提心 是无上咒等等咒 真实不虚揭谛门
揭谛门头揭谛门 千佛万祖揭谛成 不生不灭西方佛
不垢不净当来人 一生光丽无挂碍 故无恐怖颠倒境
二六时里轮回转 时无间断不睹闻 何氏修到无形地
能躲生死地狱门 阎王要勾勾勿着 无常小鬼胆战惊
修行若到无形处 逍遥平步上天门 观音纯阳来提拔
何氏脱凡就腾云 金童玉女来迎接 同上天宫柴府门
观音同了何氏女 朝拜玉皇大天尊 大士一一来奏出
上帝见奏笑吟吟 连称善哉又善哉 封官受爵何氏身
封你上界天仙女 八洞神仙姊姊称 敕封中八洞神仙
万劫不坏八宝身 仙女名号荷仙姑 万古传名度凡人
大士拜辞上帝主 原到朝云宝殿门 不宣大士归南海
且说仙女慈悲神 思想凡间父母苦 到今数年无音信
我今脱凡成正果 不如下界度双亲 父母养成非容易
也费千千万苦辛 驾起祥云来得快 杭州城中到来临
按落云头来下界 当时变化年老人 身上衣衫露出肉
龙头拐杖撑一根 连念南无弥陀佛 可有叁宝怜贫人
我今孤单人一个 无男无女受苦辛 日朝讨饭来度日
一日不讨活不成 员外夫妇听得说 口念弥陀立起身
双手搀了贫婆手 同到高厅上面存 忙把脚炉来烘脚
立刻热饭摆端正 汕煎豆腐黄腊腊 叫声婆婆你且吞
这般冷天落大雪 衣衫破碎冻伤心 快拿袄裤出来着
不要冻死年老人 这般冷天休出外 住在我家过光阴
若肯为善皈叁宝 一同合我净修行 问你婆婆住何处
贵府尊姓啥出身 贫婆当时回言答 口含饭粒说原因
眼泪咽得索落落 米粒漏地密层层 一碗饭要漏半碗
涎痰濑吐咿哑声 吃到喉咙又呕出 呕得碗中象粥形
你们要问我那里 家乡眼前不必寻 父母姓何称员外
生了老身一苦命 老身自小信修行 父母强逼我招亲
老身不愿成亲对 情愿受苦净修行 我父将我身打死
多亏皇天有眼睛 虚空救我还魂转 赶我出门讨饭吞
数年讨饭受尽苦 方能存得一孤身 来来往往无人阻
天边海涯任我行 日间沿门来求化 夜来寂寞冷冰冰
身上衣衫无得着 浑身毫毛法无形 奴家名种何仙姑
八洞神仙弟兄称 今日讨饭无别事 只愿要报养育恩
养有深恩不可忘 为人第一孝双亲 员外夫妇惊呆了
句句说得有来因 家乡眼前无寻处 又是姓何又同名
莫非女儿成证果 变化婆婆年老人

员外道:“老婆婆,你今莫非不是凡人?是的上界仙女么?”何仙姑道:“老员外,差矣差矣。你怎么说我是仙女?岂不要折杀了我么?我今贫苦落难,也不如何收成结果?一来又无男女,靠老送终。二来家中贫苦,衣不遮身,食不充口。一日不讨,一日不活。身上衣衫无穿,常常冻死归阴。今日多谢你们,舍了这个绵裤绵袄,穿只暖不可当,汗泼雨淋,暖杀我也。热得头昏杀了。我来脱还了你们这个作孽衣裳罢。我今要紧回去,打坐悟道去了。”

我今还要问一声 员外家中几多人 为何这般心回善
你今一一说我听 员外夫妇开言说 婆婆你且听原因
我们老夫妻两个 单生一女呤呤身 女儿年方八九岁
一心皈命要修行 后到十二叁岁上 又与黄龙同修行
拜为师父号妙法 修到十六正青春 老夫将他招亲事
我女烈性不愿婚 只信修行成真果 又遇道人赎药名
老夫不明道人说 我女楼上听分明 当时下楼来盘剥
道人盘剥无话声 自从道人赎药后 我女就要出门行
一心访师这正道 被我一棍打死身 谁知神仙来晓得
又试我女心真假 我女一心无二意 仙家当时度他身
到今已是叁年了 杳无音响转家门 我今老夫妻两个
想来也只有修行 我女有日功行满 必定总来度双亲
我们年纪四五十 红日西山要归阴 若不趁早弥陀念
船到江心补漏迟

何仙姑道:“老员外,我们一世,勿信啥个修行念佛。到也活到七八十岁。世上也有修行念佛的人,倒只一十二十岁,叁十四十,早早半路夫妻分别死了。”员外道:“ 咳!老婆婆,你前世不修,罚你今生七十八十岁,腰跎背曲,摸来摸去讨饭,岂不是受尽苦楚么?虽然是人身,却实在比畜牲无异吓。”婆婆道:“阿吓吓,到也不差。”

你们说话不差分 修行念佛果真情 老身情愿修行事
修行要明生死门 生死门户性命地 阴阳颠倒转乾坤
后天返还先天法 神与气合精相凝 杳冥恍惚主人现
定就乾坤日月星 天地广大难包裹 日月虽明光无形
如来古佛同聚会 降龙伏虎法力精 你们悟得这妙法
管教立地作神圣 我今少陪回家去 后日龙华会我身
说罢立时来变化 一阵清风不见形 员外夫妇惊唬了
双膝跪倒地埃尘 那知婆婆神仙女 特来试试我们身
传我一篇真言语 当时心悟了明白 焚香点烛哀求告
黄龙母子听分明 听得明心能见性 两家立时脱凡身
盘膝打坐元功出 现了当来旧主人 巍巍高大金刚体
威灵丈六紫金身 古来不生不灭佛 仙童仙女引路程
幢幡宝盖笙箫乐 带领九祖上天庭 来到九天灵霄殿
仙姑迎接爹娘身 合家团圆来聚会 欢欢喜喜笑盈盈
当初不该逼女儿 招亲魔难打你身 都是为父不说理
女儿如今莫生嗔 仙女当时忙下跪 拜谢爹娘养育恩
从前凡事休提起 修行必要遭难星 自古修仙作佛圣
那个不受大难星 十魔十难成仙子 不魔不难不成神
如今同你朝上帝 封官受爵万年春 父母见说心欢乐
拜上玉皇大天尊 仙姑一一来奏了 玉皇听说笑盈盈
连称善哉真善哉 各封官职万年春 黄龙弃邪归正道
官封九州护法神 九玄七宗生佛国 逍遥快乐过光阴
无冬无秋亦无夏 不寒不热乐清净 不饥不饱常安乐
要啥就啥各称心 身穿珠衣分五色 霞光灿烂放毫光
头上青丝蟠龙髻 脚下金莲似红菱 面似桃花红了白
手如春笋一般形 朝游北海沧州梧 暮驾南山不老松
若是当初心昧惑 于今焉得到苍穹 须知我亦凡人女
不是仙家生育胎 只为明心成正觉 无知无识堕尘埃
修仙岂有异奇法 不过修心炼性来 过精补脑崇朝炼
运转河车道妙开 人爱红尘入苦海 我知修道上天台
红尘好比云中电 修出灵苗返本来 我等妇人名五漏
须知坤满产干刚 男修白虎自家斩 女修赤龙定要降
降住赤龙登极乐 九天仙女共排行 瑶池王母登台座
八仙庆寿乐陶陶 叁星齐奉长庚酒 五老同来献朔桃
南极北辰无量佛 同来拜祝寿无疆

第一位神仙穿龙袍,手捧朝笏好逍遥,头戴乌纱帽,脚踏粉底靴,那神仙他是个福天官。

第二位神侧下九霄,头戴寿字方巾帽,身上穿绿袍,手拿云帚摇,那神仙他是个福禄仙。

第叁位神仙学拐杖,身骑麋鹿白发苍,腰悬宝玉带,身穿万寿衣,那神仙他是个老寿星。

第四位神仙笑音音,头戴鸦鹊一字巾,手执金弹子,银弓送子孙,那神仙他是个张大仙。

第五位神仙白发苍,满面笑颜放毫光,手执蟠桃果,腾云驾雾来,那神仙他是个东方朔。

第六位神仙下山坡,云中拍手笑呵呵,花蓝手内提,身披水月夜,那神仙他是个老陈搏。

第七位神仙下瑶台,腰中系了黄系带,身穿皂罗袍,阴阳算得开,那神仙他是个老彭祖。

第八位神仙老道姑,手持宝剑驾云雾,腰中藏天书,神通世上无,那神仙她是个骊山母。

第一位神仙世间稀,头上挽了双云髻,身穿大红袍,脚踏乌云履,那神仙他是个汉钟离。

第二位神仙有大道,身穿一件淡黄袍,叁醉岳阳楼,凡人那个晓,那神仙他是个吕洞宾。

第叁位神仙寿年高,倒骑驴儿过赵桥,渔鼓咚咚响,简板喳喳敲,那神仙他是个张果老。

第四位神仙无可比,自幼坏了一支腿,葫芦腰间系,拐杖常不离,那神仙他是个铁拐李。

第五位神仙道行高,一声响亮空中到,蓝关显神通,救度老文公,那神仙他是个韩湘子。

第六位神仙避俗游,不贪富贵入山修,手执云阳板,骑鹤来庆寿,那神仙他是个曹国舅。

第七位神仙公卿子,不恋荣华去修持,花蓝手内提,成道度凡人,那神仙他是个蓝彩和。

第八位神仙女中无,人人说他有丈夫,是非终日有,不听自然无,肩桃笊篱,腰挂葫芦,齐主合日请,骑鸾送寿来,那神仙她是个何仙姑。

有一位神仙大罗仙,静坐洞中不记年,海屋添寿算,叁千甲子秋,那神仙他是个广成祖。

有一位神仙骑鹤来,身穿黄袍下蓬莱,怀藏天地理,云梦山裹修,那神仙他是个鬼谷子。

有一位神仙穿白袍,头带九梁方巾帽,身坐梅花鹿,游遍十洲岛,那神仙他是个孙膑仙。

有一位神仙头发披,六宝金钱手中提,脚踏钱儿戏,修丹炼玄机,那神仙他是个刘海仙。

有一位神仙笑迷迷,身穿大红虎皮衣,荷花常不离,金线手内提,那神仙他是个和合仙。

有一位神仙笑呵呵,手拿宝盒唱玄歌,身穿绿绫袄,腰挂药葫芦,那神仙他是个合神仙。

有一位神仙驾云来,身骑海马拜玉阶,手捧灵芝草,人生果献来,那神仙他是个李八百。

有一位神仙不嫁夫,酒色财气一概无,手捧长寿酒,祝寿万千秋,那神仙她是个麻姑仙。

汉钟离 头挽双髻 手捧着 八宝如意 身穿一件大红衣

(我的佛 我的佛爷嗳 阿弥陀佛 南无佛 修成了 阿弥陀佛)

吕洞宾 他好修行 背宝剑 说法谈经 随身站了柳树精

(我的佛 我的佛爷嗳 阿弥陀佛 南无佛 修成了 阿弥陀佛)

张果老 手捧蟠桃 穿皂袍 又束禄条 骑驴颠倒呵呵笑

(我的佛 我的佛爷嗳 阿弥陀佛 南无佛 修成了 阿弥陀佛)

曹国舅 四海云游 人生果 万古千秋 犀牛海马登云岫

(我的佛 我的佛爷嗳 阿弥陀佛 南无佛 修成了 阿弥陀佛)

铁拐李 识透玄机 用拐杖 脚踏云梯 浮杯过海不为奇

(我的佛 我的佛爷嗳 阿弥陀佛 南无佛 修成了 阿弥陀佛)

韩湘子 手捧灵芝 身坐了 金毛狮子 花蓝仙果赴瑶池

(我的佛 我的佛爷嗳 阿弥陀佛 南无佛 修成了 阿弥陀佛)

蓝彩和 口唱玄歌 云阳板 七头多罗 低头合掌拜弥陀

(我的佛 我的佛爷嗳 阿弥陀佛 南无佛 修成了 阿弥陀佛)

何仙姑 腾云驾雾 背笊篱 腰挂葫芦 骑鸾跨鹤蓬莱苑

(我的佛 我的佛爷嗳 阿弥陀佛 南无佛 修成了 阿弥陀佛)

普劝大地男和女 持斋受戒用心修
一片道心全不退 自然得见古弥陀
争名夺利几时休 早起迟眠不自由
骑着驴骡思骏马 官居宰相望王候
只愁衣食耽劳碌 那怕阎君就去勾
继子荫孙图富贵 更无一个肯回头


何仙姑宝卷终


Hits: 4820
Rating: Rating: 0 Votes: 0 (Rating Scale: 1 = worst, 10 = best)
Added on: 06 Jul 2004
Author/Source: n/a
Author's email/website: http://www.kztjq.com/newbook/hxgbj/hxgbj.htm
Posted by: Yanni
Comments: 0 Comment(s) | Rate this News


Back

Set as your default homepage Add favorite Privacy   Report Bugs (R) 2002 XianGuT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larionPost Forums Go To Top Of Page